Uploads%2farticles%2f10908%2ftooopen sy 153975832231
|
2016-06-13

谈完真假,我们来谈谈是非:如何在企业中拿捏对错?

之前我发表了〈为了企业的正向成长,你需要辨别出这三种假话〉这篇文章,谈职场里的「真话和假话」;除了在 Rocket Café 之外,两个 Facebook 帐号和粉丝专页总共有超过六百多次的转贴分享,在深圳湾网站的点阅量也已经达到 600+。看来,朋友们对于职场实务经验分享还是挺有兴趣的。

前天谈了「真假」,今天就来谈一谈「是非」吧。

「真假」与「是非」

为什么这值得谈?基本上「真假」和「是非」有紧密的关连性,通常认为说真话当然是对的,但这却又不是绝对的。

有趣的问题来了:那就是「真假」是基于客观事实,没多少争议;但「是非」是基于价值判断,所以常有歧异。为什么会说「公道自在人心」?每个人的心中各有一支尺一把秤,对同一件事有各式各样的是非解读;在职场尤其如此,以致对「是非」的疑惑,就比对「真假」大得多了。

西方人有一个名词叫做白色谎言(White Lie),通常「说白色谎言」指的是对的行为、而不是错的。为什么说谎反而成了对的事情呢?

是非的断定往往在于是否「利他」、或是让整体结果变好。

例如,一对夫妻遭遇一场车祸,妻子死亡,丈夫重伤垂危;为了激发命悬一线的丈夫积极求生的意志,医生可能会告诉丈夫他的妻子没事。这就是白色谎言,而且被公认为是正确的事。

从普世价值来看,是非的断定就在于是否「利他」、或是让整体结果变好。如果权宜之下说假话是为了利他,这个假话可能反而是对的(「是」);从上面的例子来看,如果不假思索说真话,让垂危的丈夫灰心之下丧失求生意志,那么这个真话可能反而是错的(「非」)。

前一篇文章提到欺骗有三种,即使是真话也有可能是欺骗;那么我今天来跟各位谈一谈,对于是非有五种态度或现象。而且这五种也有高下之分。

大是大非

第一种是非最高尚,叫做「大是大非」;是将所有大小事情都严格区分是与非。大是大非的人一定有很清楚、而且不容混淆的是非原则;不论是在工作环境或在日常生活上,一言一行都严守是非的分际。

古人说「慎独」,即使自己一个人独处,没有他人在场,个人行事仍然遵守自己的是非原则;这种人品格高尚严以律己,但是却难免流于固执,不知变通。

小是小非

第二种是非叫做「小是小非」。他区分大小事,大事严明、小事随兴;采取这样态度的人,对于重要的原则必定会坚守,但是对于日常的一些小事,认为无关宏旨而不一定去遵守。

例如,杀人放火的事情绝对不做,背叛国家的事情也肯定不做;但是在十字路口碰到红绿灯的时候,只见四下无车,也没有人管,就迳自闯红灯过去。 基本上算是不犯法、但会犯规;如果认定方便自己又不伤害他人的小事,就不坚守是非原则了。

以上两种人,终归是有原则、懂是非的人。如果一个社会大多数的人都是「大是大非」或「小是小非」的老百姓,那么这个社会或企业大致会是一个安定、稳定、有序的。

接下来三种情况,差别可就越来越大了。

是非不分

第三种叫做「是非不分」。这种人行事风格绝对自我,完全依照自己心中的一把尺,而不依照社会共同遵循的道德标准和是非规范;所以从外人来看,可谓有正有邪、或是亦正亦邪,因此可谓是非不分。

现在有许多人把「我喜欢就好」或是「任性」经常挂在嘴上。以自己的喜好而行事,而不管他人的感受;所以他们的作为有是有非,其实就是「是非不分」。

似是而非

第四种是非叫做「似是而非」。这种人为什么比「是非不分」的人还糟糕呢?因为他们明明做的事情不对,但是还是要打着一个正义的旗帜,硬拗别人这是对的。如果有一群似是而非又能言善道的人,往往混淆了是非观念;长期下来,甚至足以破坏一个社会或企业的价值观。

这种人要能产生形成影响力,往往是行不义之事却打着正义的旗帜,来把个人行为合理化,用「似是而非」的说法来影响他人的观点。

积非成是

第五种是非,是最糟糕的情况,叫做「积非成是」。为什么积非能够成是?必定有很多似是而非汇集成强大的力量,整个组织文化随之扭曲;反而秉持正义公道的人要退缩、沉默。这种人的所作所为虽然颠倒是非,但凭着多数或是强势,反而成为主流标准。

这种「积非成是」的现象,确实已经存在一些企业和现在的社会各阶层当中。

学过统计学的人都知道,当样本数量足够大的时候,样本的分布一定会成为一个倒扣的钟形,呈现一个常态分配。这五种是非标准基本上也呈现统计学上的常态分配。其中大多数集中在均值线的,就是主流价值。

两股左右是非的力量

不管是大到国家社会或是小到一个企业,都有两股力量在左右着主流是非标准的走向。

风行草偃的力量

第一股力量就是国家政府或是企业的经营层,所谓「风行草偃」的结果。

在论语中有这么一段: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
孔子回答:「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在上位者的行为(德)好比是风,老百姓的行为好比是草,风吹在草上,草必定会随风而倒。

无论企业或是国家,道德高下和是非标准,必定与领导者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手握最大资源的企业经营者,他的所做所为就是决定企业向上提升、或是向下沉沦的关键。

左右舆论的力量

企业经营者的所做所为,就是决定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沦的关键。

第二股力量就是能够左右舆论导向的团体;例如电视上的名嘴,社会运动团体等等。这些人通常是少数人,但是由于他们的言行能够在媒体上曝光,因此对于社会的影响极大。

在职场上也有同样的现象,除了组织图上的主管以外,通常有些地下主管;他们是组织意见领袖,虽然没有实际的职权,但有时他们的影响力甚至于大过组织图上的主管。例如企业中负有众望的资深员工,就属于这类人士。

回顾我曾经历过的一段故事。在 1992 年担任中国惠普总裁的时候,我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一个国有企业改造成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当时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环境中长大成人,因此厂家一体、公私不分都是正常现象。

有许多观念和做法以一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都是「似是而非」甚至「积非成是」的。以平均工资五百人民币的当时,部门聚餐一定到五星级酒店,一顿花费数千人民币。酒足饭饱之际,还有人高呼「吃垮资本主义」!

更糟糕的是,员工在上下班搭乘公司提供的班车时,最热门的话题就是找题目骂公司;对公司的批判和攻击,似乎成为了他们做这些假公济私行为的正当理由。也就是打着公义的旗帜,行不义之事。

当时北京有句老话描写这种现象,「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之下,骂政府会有严重的后果。所以能够出气的,就是骂公司。

在大陆改革开放的初期,民怨必须有个出口,这种现象我完全理解;但是如果任由这种现象扩大发展,不仅对于公司的管理、绩效不利,甚至对企业价值观和企业文化都会产生扭曲的后果。

我虽然身为中国惠普总裁,但是改变一个文化是数量多寡的竞争。单凭我一个人的职权和影响力,对抗六、七百人,失败是必定的结果。

扭转局面

为了扭转局面,在 1992 年 7 月 1 日共产党的生日,我借着这个时机召集公司的党员开会。在会议上我提出了一个问题:「究竟是谁代表中国惠普?」。

当中国惠普在员工班车上受到批判的时候,究竟是谁代表中国惠普,应该站出来为公司做辩护?可想而知,所有参与会议的党员们都沉默无声,场面一片死寂。于是我提出了我的三个代表的理论。

代表公司的第一种人,就是「管理阶层」:只要是担任管理职,有管理人的责任,都应该代表公司。否则他就不配坐在这个位子上面来管理员工。

代表公司的第二种人,就是在绩效考核上拿到最优评价的 Top 5% 员工:这些员工就是公司的模范员工,既然就是大家学习的榜样,理应要代表公司。

代表公司的第三种人,就是党员:加入政党从事革命的人,通常都是勇于为理想牺牲自己的人;所以社会上普遍对于自愿加入政党的人都相当尊敬,尤其当时共产党挑选党员标准极高,因此党员成为社会精英也是理所当然。

在中国惠普,我期望党员能够成为员工的表率,在员工不当的批判公司的时候,能够代表公司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帮助公司扭转风气,拨乱反正,产生一股正面的力量。

我的这番话,在大会里得到了很大的回响和支持,因此,我进一步在管理层会议和员工大会,广为宣传公司三个代表的论述,得到了大多数员工的认同。而这些代表们也的确在许多改革政策上支持公司,使我推动的变革得以顺利开展。

随着支持的人数不断的增加,中国惠普的价值观和文化也就慢慢地改变了;这是我亲自发动,影响群体来产生量变,再由量变导致企业文化质变的例子。

要改变企业文化或社会风气,绝对不是单单依靠权势就会发生,一定要先量变才能导致质变。如何巧妙结合上述的两股力量,这是领导者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

Terry & Friends 第 23 期项目辅导招募计划(7.13 ~ 7.31)正在进行中,有需要的小伙伴可点击此处进入报名通道。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