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0828%2fx
|
2016-05-09

改变人心──领导力的最高境界

一位台湾年轻朋友,目前在中国大陆的台商企业服务,经常阅读我的脸书文章,后来透过微信写了下面这段文字给我:

《一位大陆台商年轻人的困扰》

一直以来,我最希望能成为像「仆人领导方式」的领导人,但现实总是不能如人所愿。中国的管理方式虽然不是我所认同,但还是希望能够在不同生产型态下,习得更多难能可贵的经验。

台资企业的管理注重速效,只要不打骂,主管就开始怀疑中阶管理者在扮白脸,不愿意惩罚人。

我比较重视「不教而杀谓之虐」的道理。指令不清楚,R&R(权责)不清楚,做出来的东西不到位,最该先检讨的是管理层;然而在梳理的过程中,高阶主管的耐心通常不太够。

所以后来看到老师的文章,真的有天降甘霖之感;老师位高权重,却不以权势服人,高风亮节,真的令人钦佩,是台商管理层里很稀少的人物典范。我会这么想,在大陆期间读到老师的文章是原因之一。

就是……很多大陆朋友,其实普遍对台商的管理方式都非常不认同,也有相当浓厚的刻板印象。我是很想介绍您的文章给台湾朋友、大陆朋友等等,让他们了解「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道理。

惠普的价值观

这位朋友的想法,我可以理解。虽然我是台湾人,但是,我的管理哲学与方式是来自早年惠普公司的价值观与企业文化。

惠普公司是史丹佛大学的两个毕业生 Bill Hewlett 和 Dave Packard 于 1939 年在加州 Palo Alto 一个车库里面成立的。Bill 个子十分矮小,是一个专注于技术的工程师;Dave 则是高头大马,超过 190 公分的身材,他在史丹佛大学时期就担任学校足球队的四分卫,是个外向开朗的市场行销和管理人才。

他们两人在身材和个性上的差异,并没有妨碍他们成为好朋友;联系着两人友谊的,是他们都身为十分虔诚的基督徒,相信「人性本善,以人为本」的价值观。

因此,惠普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确实有着比较倾向「仆人式领导」的精神。

什么是仆人式领导

罗伯特·K·格林里夫主张的仆人式领导(Servant-Leadership),是一种存在于实践中的无私的领导哲学;此类领导者以身作则、乐意成为仆人,以「服侍」的态度来领导;其领导的结果也是为了延展服务功能。

仆人式领导鼓励合作、信任、先见、聆听以及权力的道德用途。仆人领导不一定取得正式的领导职位。

1970 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执行长在《仆人式领导》(The Servant As Leader)一文中首次提出了「仆人式领导」的概念。在文章中,格林里夫对仆人式领导做了如下的描述:

仆人式领导首先是仆人,他怀有服务为先的美好情操;他用威信与热望来鼓舞人们,确立领导地位。他与那些为领导而领导者截然不同,他所渴求的恰是缓和那种不同寻常的领导力、削弱对资源的占有。对于那些以领导为先的领导者来说,在领导地位、威信以及影响力确立之后,或许才能够谈到服务。

「领导为先」和「服务为先」是领导哲学的两个极端;处于它们之间的,则是混杂着的其他各式人类特性。

这两者的区别凸显出仆人领导关心的是服务,是他人的需求是否得到了满足。测试领导者是否是仆人领导的最好做法──对其本人来说或许也是最难的做法就是,去考察其服务对象──看看他们是否强壮、聪慧、自由、自主,也想成为助人为乐的公仆?

再看看最为弱势的群体在此领导之下是怎样的境况──他们是否也同样获益,或者,至少不再被边缘化,不再被抛弃?

仆人式领导的起源

在世界的东方,古印度的思想家考底利耶(Chanakya/Kautilya)早在写于公元 4 世纪的名著《政事论》(Arthashastra)中就已经提出:「英明的君王以臣民之乐为乐」。

在西方,仆人式领导的思想最早可以追溯到耶稣基督,他教导他的门徒说:

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者,统治管理他们;有贵为大臣者,操权约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
在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做你们的佣人;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做众人的奴仆。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罪赎。(马可福音第十章第 42-45 节)

宗教的力量:我的感动

我的父母和我的太太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但是我并没有皈依佛教。在佛教的基本教义里面,有一个重要的信仰,就是相信世间有轮回。在其他的宗教里面,并不是都有轮回这个概念。

几年前,我和我太太的藏传佛教师父夏祖仁波切聊天时,探讨到轮回这个问题;由于我是一个工程背景的管理者,凡事都要讲求证据,因此对轮回始终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是,仁波切接下来的一段话,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当一只最凶猛的狮子吃饱了以后,即使一只绵羊从眼前走过,狮子也无动于衷;但是人类的贪婪,永远不会满足于已经拥有的,只想得到更多。因此地球的环境已经被过度开发,造成了许多祸害。将来我们的子孙必将承担我们所造成的灾害后果。
我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说服你,世间有轮回转世的存在;但是,如果世间的人都相信轮回转世的话,他们会了解今天造成的恶因,将来也是他们转世回来,自己承受这个恶果。或许人类会约束自己,不要破坏了今天美好的环境,为自己的来世做准备。

在没有证据显示轮回的存在或者不存在,那么我选择相信或不相信,又有什么差别呢?如果选择相信能够让世界更美好,那么我宁可选择相信。仁波切的一番话,改变了我的想法。

另外一个例子,是有关基督教的。

1997 年厎,我离开了惠普,加入德州仪器,因此由北京搬家到了美国德州达拉斯;在德州仪器总部学习和工作半年之后,再举家搬回离开了 10 年的台北。

由于学业的关系,我把当年年仅 14 岁的二儿子留在达拉斯念中学,所以我只有在每年两三次返回总部开会述职的时候,才能够有短短的一个星期和我的二儿子相聚。

由于环境的关系,我的二儿子也信奉了基督教,跟着朋友每个星期天上教堂。我儿子知道我并不信基督教,但是他仍然邀请我在星期天早上跟他一起上教堂;我当然是找理由百般推辞。可是他的态度非常坚定,一定要我陪他去。

我不禁很奇怪的问他说:「为什么一定要爸爸陪你去教堂呢?」他说:「我不希望我将来到了天堂以后,找不到你。」

短短的一句话,让我感受到儿子对我浓浓的爱;于是我当场改变了想法──只要我在达拉斯,每个星期天都会陪他上教堂。

宗教能够改变人心,用的并不是威权,而这正是领导力的最高境界。


附注:本文中关于「仆人式领导」的部分,摘录自 MBAlib

转载、采访、投稿、团队报道联系公众号:shenzhenware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