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1698%2fwechatimg118
|
2017-07-23

百箱争鸣:真火还是虚火?是否该迅速入局?看各路行家怎么说 | 语音智能特稿

其实,在智能音箱这个领域真正火起来之前,曾经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不温不火。

早在 Echo 发布的 2014 年,国内就有小智、叮咚、若琪等一批初创企业入局,不过那时候的市场接受度很低,远不及今天这般热闹。

在过去的短短半年里,国内智能音箱领域呈现了爆发式增长。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做智能音箱的企业已有近 50 家,此外还有至少 500 家与之相关的硬件或技术方案商活跃在前沿阵地。面对这种野蛮增长的局面,有人说是刚需,有人则说是虚火。

接下来,深圳湾(公众号ID:shenzhenware)将与你一起观察国内智能音箱的火热现状,与你一起冷静思考背后的逻辑,并结合部分智能音箱企业、传统音响厂商的观点,帮助你解答「该不该入局智能音箱」这个问题,希望对于各位从业者有一定的启发。(此前,深圳湾还发表关于语音技能市场语音智能 OS 两篇深度特稿,欢迎各位点阅查看。)

国内百「箱」争鸣之现状:互联网巨头、内容厂商、传统厂商、新创企业等蜂拥而入

亚马逊在今年年初发布的消费报告显示,从 2016 年下半年开始,亚马逊 Echo 销量开始陡增,并在 11、12 月销量达到顶峰,这两个月占全年销量的 45% 。

Echo 的火爆引发一连串的波及效应,这也是智能音箱行业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国外市场:

相比去年仅有 Google 这么一家发布 Google Home 以对标亚马逊 Echo 的公司,国外巨头在今年的新动作显得十分频繁,让整个局面热闹起来:亚马逊相继发布 Echo 系列新品 Echo LookEcho Show,微软联合哈曼发布智能音箱 Invoke,苹果推出主打智能家居和音乐体验的 HomePod,三星继推出语音助手 Bixby 之后,也有了做智能音箱的消息……

国内市场:

在国内,不管是大公司、新创企业,还是传统音箱厂商,都独立或者以合作的方式竞相推出自家的音箱产品。而麦克风阵列(硬件)、语音智能平台(软件)相关的技术厂商,也为了跟上局面而马不停蹄的做了相应的布局。

从 1 月份到现在,也就半年的时间,国内发生了一系列与智能音箱相关的事件:联想、海尔相继加入智能音箱产品阵营,叮咚Rokid 分别发布了新一代的音箱产品,喜马拉雅发布了首款全内容 AI 音箱 小雅,天猫发布国内首款购物音箱 天猫精灵 X1 ,百度、腾讯分别发布自家的语音开放平台 Duer OS小微,哈曼发布了 SONIQUE 远场语音技术方案,科大讯飞发布 Morfei 麦克风……

分类盘点:

将目前已经入局的智能音箱厂家进行梳理,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 互联网大公司:这类公司多有庞大的业务布局,多是想要建立以语音为入口的智能生态,为既有的内容和服务寻找新的入口。以 BAT、京东、小米为代表。

  • 技术厂商:在语音技术方面有积累,专注于做技术开放平台或提供语音技术方案,如:科大讯飞、思必驰、出门问问。

  • 内容厂商:音箱本质上是内容与服务的载体,内容厂家占有独特的 IP 资源,开始联合众厂商抱团取暖。代表厂家有喜马拉雅、酷狗。

  • 创业公司:多带有互联网基因,术业有专攻,比较关注与具体应用场景的结合,如主打智能家居的 Rokid 。

  • 传统音箱厂家:在传统音箱硬件研发上已有积淀,倾向于与技术及内容厂商合作。如漫步者、Doss。

与所有其他的风口相似,一个行业的兴起,总有一大批争先恐后的追风者:其中的一些希望成为行业的领头羊;另外一些,抱着「就算不能成为第一,至少也能分一杯羹」或者「担心落后、被淘汰」的刷脸或占坑心态;当然,还有那些站在一旁保持观望态度的吃瓜群众。

月销量不到 2 万台,智能音箱是真火还是虚火?

前段时间,一些关于「智能音箱虚火」、「智能音箱月销售数据惨淡」、「代工厂抢订单,到头来的垫付加工费」等负面报道瞬间给行业泼了一盆冷水,使得不少原本准备入局的从业者望而却步。

面对这些看似对于「虚火」的「冷静」思考,深圳湾(微信公众号 ID:shenzhenware)咨询了一些业内人士,对于这些论述进行佐证和分析。

虚火表现 #1:出货量低?

网络流传一组数据,称京东旗下的叮咚 2016 年整体销量为 10 万台,虽然数据增长可观,但过程十分艰辛。

也有媒体分析,在目前国内智能音箱月销量不到 2 万台的市场现状下,即便如此多数量厂商的大规模投入,最终也不过是一股虚火。

更深一步的分析称,在眼下多数入局厂商供应链不全,且服务应用不完善的情况下,国内市场容量不足百万台,真正起量可能要等到明后年。

灵隆科技总经理魏强,他表示,网络流传的叮咚销售数据并不准确,且叮咚从未向外部透露过具体的销售数据。今年京东 618 购物节,叮咚的销量同比增长 3~4 倍,占据了目前国内智能音箱 80% 的市场。

关于智能音箱市场的未来,魏强补充说,目前国内那么多玩家入局,说明这的确是一个刚需市场,经历了上半年的火爆预热,未来 6~12 月内会是一个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

虚火表现 #2:产能过剩?

半年内涌入这么多做音箱的公司,苦的却是代工厂,这是某 OEM 业内人士的观点。OEM 厂商见惯了互联网风口一年一换带来的痛楚:风口一到,订单纷至沓来;一旦市场趋冷,大批的产能过剩和前期投入的流水线资源就只能靠供应链自己消化。

不过对此,小雅音箱的硬件方案提供商——东莞佳禾智能高级副总陈亮则持乐观态度。他认为毛利率低是目前大部分硬件厂商都会面临的问题,但佳禾智能对于小雅音箱的未来销量有足够的信心。

如果谈风口,「 AI 硬件其实是互联网公司的风口,而并非 ODM 公司的风口,如果以硬件的盈利和运营模式去看待 AI 产品会很失望。」陈亮的回应同时也表明了他对这一波智能风口的看法。

虚火表现 #3:夸大上游麦克风缺口?

一方面是对智能音箱供货量的质疑,另一方面则是对上游麦克风方案供应风险的担忧。

台媒报道,由于最近国内阿里等大厂商纷纷入局,智能音箱订单暴涨,导致上游 MEMS 麦克风芯片供应不足,出现了 30% 以上的供应缺口。

对此深圳湾也采访了哈曼麦克风系统负责人宋柏勋,他认为这种情况在部分芯片厂商中确有存在,不过 30% 这个数字有所夸大。由于国内麦克风多是原厂封装的裸片产品,前段时间的确存在备料缺口的风险。不过即便缺口,也是预估层面的缺口,属于量产前的备料预估的统计,而并非量产阶段的缺口。

到底该不该入局?看智能音箱企业、传统音箱企业等各路行家怎么说

冷静观察了这场「百箱大战」的喧嚣后,我们就「是否值得再入局智能音箱」这个议题,找来了行业专家并展开了讨论。

在 7 月 15 日深圳湾全程策划和组织的「WARE 2017 语音智能平台与应用峰会 第 II 季」上,我们邀请到了灵隆科技(叮咚)总经理魏强、猫王创始人曾德钧、超声音响总经理刘晓彤这三位嘉宾,组了一场关于「百箱争鸣」的讨论,并就智能音箱的产品观等话题,在现场对话了海翼(Anker)创始人阳萌、以及 Rokid 创始人祝铭明(Misa)。这几位语音智能的先行者,分别从各自的经历和角度阐述了对于「百箱争鸣」现象背后的思考。

▲ 灵隆科技(叮咚)总经理魏强、超声音响总经理刘晓彤、猫王创始人曾德钧出席「WARE 2017 语音智能平台与应用峰会 第 II 季」,就「百箱争鸣」现象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视角 #1:合作大于竞争

灵隆科技是国内最早一批入局智能音箱的公司之一,到目前为止,灵隆科技已推出 6 款智能音箱叮咚,并在销量上一路领跑国内同类产品。

从叮咚音箱概念诞生、产品设计、生产制造以及市场销售的整个过程,魏强一路趟过了不少坑。从孤独的一路前行到如今有一批一批的入局者陪同,魏强表示,希望大家能共同推动市场的增长,但也不希望各位从业者盲目跟随

「建议新入局者避免进行低水平的重复性投入,找准切入的应用场景,打造差异化产品。」魏强还举了竞品的例子,谈到喜马拉雅这家互联网内容商选择与一些优秀的厂商合作,在硬件载体上注入本身海量优质的内容资源,使得自家产品能迅速实现差异化的市场定位,这是一个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典型案例。

视角 #2:借势完成产业和技术升级

超声(TYMPHANY)是很多国际大牌音响品牌背后的 ODM 厂商,在智能音箱项目上,超声在近几年持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新技术、新方案上进行预研,同时在传统优势——声学研发上,持续加大投入进行配合。

据超声音响总经理刘晓彤透露,此前,智能音箱给超声带来的业务收入为其所有代工业务的 1% ,近日随着新订单的增加,这个收入比例上升到了 10%。刘晓彤进一步表示,随着富士康这样的大代工厂的加入,预估到 2020 年,智能音频类产品(耳机、音箱、喇叭等)的代工总产值将达到 55 亿美元。

据刘晓彤在行业里的观察来看,目前不少传统音箱厂商对智能音箱都抱着跃跃欲试的态度,但由于条件、缺乏相关经验等原因,他们只能原地踌躇。对此,刘晓彤建议,「希望所有同行能够一起参与进来,借着时代的春风和技术的潮流,完成产业和技术升级,让大家都来当一回『智能狂风』里的『猪』」。有能力的厂商可尝试走在前列,至于还的没有起步厂商,可借用语音开放平台的力量,从传统向智能转型。

视角 #3:对于新兴市场要有耐心

这个市场需要一些先行者带给大家信心。

Rokid 创始人 Misa 为了解大众消费者对这类智能语音终端产品的接受程度,亲自带着 Rokid 实验室的博士研究团、以及高管轮番到线下体验店蹲点。Misa 发现,Rokid 在线下体验店的购买转化率达到了 10%,而线下向线上转化的比率为 1:0.8(线下 100 个购买的用户给线上大约能带来 80 个购买用户量)。这些线上购买用户主要是通过线下体验或朋友推荐,上网直接搜索结果并购买,而非通过广告页跳转而来。

▲ Misa 亲自到线下体验店销售 Rokid

相比 3‰~5‰ 的新品类线上销售转化率,线下为 Rokid 带来的销量更为可观些。同时,Rokid 团队也感受到这个市场「比大家想象中的要乐观」,这是个在认清当前技术边界的基础上,不断寻求用户认知与产品宣传平衡点的一个过程,还需要给这个市场一点耐心。

视角 #4:专注产品竞争力

同时,在关注别人怎么做的同时,还需要将注意力放到产品自身的打造上。

将自己定义为「注重用户体验的人工智能公司」的 Rokid 认为,AI 产品要足够好,用户体验是目前首要的事。

海翼(Anker)创始人阳萌此前在与深圳湾对话时说:产品差异化本质上还是要回归到这个产品应用的场景,「比如做音箱,那音质一定要特别好,主功能要足够的强。」

另外,语音和智能在未来将成为大多数电子产品的标配,这时候,产品的竞争力就回落到产品基本功能的价值上来,「产品本身的基本功还是有非常大的差异化空间的。」■

策划:Shining

主笔:Jes & 谈喆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