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3343%2fp2560298677
|
2019-07-31

儿童智能产品红海突围战

如果你是飞行达人,你会发现,在过去一年里,在很多机场候机厅的零售门店里,冒出了一大批儿童智能产品,机器人、熏教机、学习机、能说话的玩具,傻傻叫不出名。

只要你驻足片刻,就能发现,总有人在那里闲逛,摸摸这个,摆弄摆弄那个;也总有人拿起一款包装精美产品走向收银台——在厂商的眼中是产品、在零售商的眼中是商品,但在顾客的眼中,它们中的大多数都被定义为送给孩子或家长的礼品。

不需要数据支持,透过这些肉眼可见的变化,我们便可感受到儿童智能产品市场的火爆。

但那些摆在架子上的产品,虽然随处可见,但可能是骗人的。市场往往迟于表达潜伏的危机。透过这些产品的背后,那些设计和制造这些产品的厂商们,可能早已失了去年的那份笃定。

问题:风生水起的儿童智能产品市场,发现问题一箩筐

大家都不赚钱了,大家都在观望。

「今年的市场难做了很多。」站在行业的上游,陈生明显感受到了今年市场的变化,他告诉我们,他供职的智能玩具代工厂今年订单明显减少了,「很多品牌商都不再开发新品,原有产品的订单量也在减少。」

儿童智能教育创业团队的沃霖科技总经理卢东明告诉我们,「去年市场过于“火热”,导致许多大小厂商的杀入,让这个市场竞争“血流成河”,部份厂商以低价的方式进入导致现在大家日子普遍都不好过。」

一个公模十几家厂商用

随着各大人工智能 OS 的免费开放,儿童智能硬件的设计和生产门槛被降得非常低。尤其在深圳、东莞这种供应链相当成熟的地方,「外观选用公模,软件只需要改改唤醒词,产品的研发周期往往只需要 1 个月的时间。

这种「速成」的产品,也催生出一个满地泡沫的「速成」市场。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大家的产品长得都一样,市场产品同质化十分严重。

陈生表示,「在去年最火的时候,一个模可以给十几家厂商用。」

各种儿童产品傻傻分不清楚

同类产品都长一样,而不同类的产品的边界也开始模糊,儿童故事机、智能机器人、早教机等各种产品「傻傻分不清楚」。

在宝安机场的一个儿童智能产品的专卖店里,店里陈列了早教机、故事机、学习机、机器人、台灯等诸多产品。然而,当我试图让销售人员为我解释这些产品有什么不一样时,销售人员指着桌面上的一排产品告诉我,「这些都能闲聊,能回答百科知识,能讲故事,能教英语。」

深圳宝安机场某儿童智能产品柜台,摄于 2018 年 8 月

销售人员随手拿起了一个小白兔造型的早教机跟我说,「你可以问问“苹果”英语怎么说,这些产品都知道。」

产品质量差、不好用、没法用

而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些产品不仅跟「人工智能」的关系并不大,而且质量差。我们在某宝上随机找了几款儿童故事机,在用户评论中,「不推荐买」的声音相当普遍。而不推荐的原因,我们可以大概总结为「质量差、不好用、没有用」。

其中,产品质量差是淘宝上儿童类智能产品的常见的评论,如做工不行、塑料有异味、播放有杂音等,而最严重的,有一个用户表示自己买的产品四个多月坏了两次。

两款不同品牌、不同类型的产品在某宝的评论

刨去硬件上的「劣质」外,软件和交互层面的不足也给消费者留下了「不好用」甚至是「没法用」的印象。在多个产品的评论中,「产品宣传的闲聊功能根本没法用,机器人永远都在自说自话、昨天故事讲到一半不能继续播放,又要重头听一遍」。

最后的结果是大家都不赚钱了

短短一年不到,行业陷入了一种用户「不想买」、厂商「赚不到钱」的怪圈。

沃霖科技卢东明指出,质量差与伪智能成为今年儿童智能产品发展的两大瓶颈。由于去年有一大批的厂商加入,让这个市场变得很不确定,现在有些厂商生产出用户体验很一般的产品在市面流通,严重伤害了很多用户。

原厂需要把硬性功能需求进行优化,解决「伪智能」和「质量差」的问题,重塑 AI 智能机器人为用户带来的帮助,针对用户的需求,开发成熟的产品。只有上面提到的两种情况都得到更加理想的解决,市场才有新的突破。

沃霖科技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儿童智能教育的科技公司,其教育语音系统方案已经成功与多家教育企业及互联网企业达成合作。

质量差与伪智能产品在伤害用户体验的同时,造成了巨大资源浪费,也让市场的价格及利润体系受到了巨大冲击。

这些有关儿童产品「智能」的问题,反映为产品赋能的 AI 厂商那里,则被更加高度的概括为:在去年的「速成市场」中,很多厂商都想用最低的成本最快的速度上市,硬件采用公模、AI 选用通用平台,这种速成的结果,一方面,产品流向市场后没有人用,另一方面厂商做了产品也赚不到钱。已经在这个市场上深耕了好几年的云知声副总裁康恒告诉深圳湾。

大家因为要拼成本,就用二手料、垃圾料。最后这些产品进入到市场后流向的是什么样的人?要不然就是礼品市场,要么就流向那些非常低端的市场。这其实是相当于没人用的市场。

三年前,云知声正式进军儿童智能产品市场,康恒带领团队接触了大量儿童智能产品设备商、方案商,见证了整个儿童智能产品市场从最初的萌发到崛起,再到疯狂厮杀的全过程。对于当下这种市场还没真正起来就开始衰落的局面,康恒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大家都是一个同样的开发板套上一个公用的外观。这么多一样的东西一下子冲到市场之后,大家怎么竞争呢?没办法竞争,只能降价,大家都降价,不断地降价,降到大家都没有钱赚。

破题:打破不赚钱的怪圈,儿童智能市场走向多样化和碎片化

想要在高度同质化的市场中打破这种「不赚钱」的怪圈,品牌商们试图通过高标准的产品质量和交互体验来为产品「提档」,另一面,产品硬件形态和交互模型的改变和创新,也开始推动这儿童智能产品的下一步发展。

康恒指出,低端产品冲击着市场,也加速了这个市场的换血速度。「今年的行业发展会变成另外一个趋势,产品形态多样化、碎片化,有更多的形态产品出现。

梧童指尖交互机器人

今年年初,国内创业团队梧童科技推出了一款拼图智能玩具「梧童指尖交互机器人」,这是一套针对学龄前小朋友智力开发的拼装玩具,产品在传统积木的基础上,通过屏幕和传感器的结合,以拼搭+拼图的形式,让「听故事」变成「玩故事」。

梧童科技创始人宋磊表示,目前大多数儿童游戏都是成人化的,以点击、触摸和拖拽为主,但 3~6 岁的儿童肢体发育不全,很难做精细化的操作,这个年龄层的孩子是「用手来操作物品间的空间关系,以此学习和理解周围的事物。儿童需要多感官的交互方式,带来更多趣味。」

Woobo 智能陪伴机器人

类似的,还有儿童智能陪伴机器人 Woobo。这一机器人一改市面上儿童机器人「光秃秃」的塑料或硅胶壳,而换上了亲肤安抚属性的毛绒外衣,产品在北美上市后一度备受媒体关注,还曾拿下北美儿童机器人众筹第一的成绩。

从波士顿回国创业的 Woobo 核心团队成员谭丰告诉深圳湾,「目前的市场瓶颈在于革新的匮乏和同质化的趋势,不论是从硬件产品还是内容产品,都缺乏一定的前瞻性。」

儿童陪伴和儿童教育的关注和投入都是目前这个领域创业者需要认真把握的机会。智能程度的平均水平在提升,但是真正说能够突破及格线的产品还很少能够看得到。

随着 2019 下半年开启,市面「故事机」以外形态的儿童智能产品也将越来越多了。

破局:抬高儿童智能产品的天花板,技术与内容的深度整合是关键突破口

如果说硬件和交互方式的改变是通过外力来推动,那么,儿童产品的内容变化则是一股更加柔和的内在推动力,推动着儿童产品从「玩具」向「教育工具」跃迁。

在「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国情之下,大多数中国家长对产品所提供的教育能力格外关注。也正因此,在过去一年中,不管是各大智能音箱中的「儿童模式」,又或是儿童故事机、儿童手表,在各种产品的宣传页面中,产品内置的教育内容资源都是十分重要的一笔。

360 儿童智能手表 P1 内置了一个「学习应用市场」

但与做玩具不同,教育领域的特殊性决定了教育产品是一个非常繁重的系统工程。

而当下的现状是,儿童智能产品所谓「教育能力」依然停留在技术层面,多以 AI 技术厂商为主导、直接接入公共内容资源。这种操作导致的结果是,现在的内容与 AI 技术的融合度还非常表层,以单项信息传递为主;同时,儿童产品所提供的内容都偏低幼,且专业度不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长觉得现有的学习机、早教机「没用」的深层原因。

智能硬件的用户活跃度不如想象中好,家长引导不够、孩子专注度不够,真正对孩子有用的教育资源价值没有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智通云联科技是儿童教育机器人「萌图图」系列产品的设计和生产商,智通云联科技董事长窦莉认为,要让儿童智能产品实现真正的寓教于乐,首先需要深度了解儿童需求。目前的儿童智能产品对儿童需求缺少关注,产品的教育价值并没有发挥出来。

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 Woobo 的谭丰,他指出,现阶段的儿童智能产品内容满足了部分家长的基本陪伴需求,但是对于高级一些的教育需求或者体验方面的升级还显得比较不足。

市场上有足够多的内容,但是其交互方式可能还不足以支持这些内容。同行以及我们自己可能都要从用户体验逆推产品设计和技术选型。

而要从用户体验来倒推儿童智能产品的教育能力质变,单一的 AI 技术公司或产品公司是远远不够的。康恒指出,想要真正激发儿童智能产品的「教育能力」,就必须打通上下游,让 AI 技术与教育内容、硬件形态进行深度融合

在内容层,必须有教育专家、育儿专家参与进来,提供更加合理的内容体系和更加合理的交互方式;在技术层,技术必须与内容、产品形态进行深入的融合,跳出故事机们单一的「讲故事」方式,以双向、多轮的互动形式,为智能教育提供一个体验闭环。

如果机器人只是纯粹提供读课本的能力,那要机器人有什么用?机器人载体需要提供一个双向交互的能力,能够形成一个学习的闭环。
小西拼我自然拼读机

一个例子是,今年年初儿童智能产品创业团队小西科技把一款儿童产品做成了「教辅工具」,这款名为小西拼我自然拼读机在内容上与北师大教材的深度绑定,在玩法上引入了「自然拼读 Phonics」的玩法,让原来的「儿童玩具」变身成为一款「教辅工具」。

「AI 智能教育是未来一个很大的机会点,如 AI 的英语口语评测、真人工智能的英语老师。」在儿童智能产业领域一根筋钻研了好几年的黄金龙,也曾与深圳湾畅谈过他对于 AI 智能教育的观点。

融合教材或建立产品与教育的课程体系,很有可能是儿童类智能硬件产品融合的大方向,特别是在国内的教育体系下,家长会很关注产品能给小孩带来什么教育意义。

立题:儿童机器人 OS 们的任务,要为内容开发者和设备商提供更加便捷的工具

如前文所分析的,儿童智能产品红海突围是一项系统工作,产品形态的创新、AI 技术的迭代、教育内容的设定缺一不可。

要实现这一步,就必须有一个能够让上下游协同创作的工具——具备丰富的 AI 技术能力、提供丰富的开发工具,向上扶持内容创作,向下赋能硬件产品

「大家需要有一个共同的平台,基于这个平台才能去实现内容和产品的升级和蜕变。」基于这样的思考,云知声推出了新一代儿童智能教育机器人操作系统 KEROS 2.0。

KEROS 2.0 搭载了云知声全栈 AI 技术能力,并加入了口语评测、语音合成(TTS 陪伴留声)、情感识别、视觉识别等模块,具备丰富的交互和学习模型。基于此,KEROS 2.0 在内容层面将支持音频、视频、文字、图片、书籍、物体等内容载体,并提供多种内容接入方式。在设备端,KEROS 2.0 还可适配有屏、无屏、摄像头、舵机等诸多产品形态,以灵活应对多样化的产品需求。

如果说,上述 KEROS 2.0 还只是一些抽象的描述,那么,在云知声刚刚推出的智能教育陪伴机器人「聪聪」身上,我们可以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康恒所说的「将 AI 技术、内容与硬件形态深度整合」。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英语学习中,聪聪基于大屏、摄像头等硬件模块,充分调用了英语口语评测、视觉识别、语音交互等 AI 能力,不仅可以识别英语课本,还可以跟着用户的手「指哪读哪」。而在云知声的规划中,聪聪后续还将加入跟读功能,在用户跟读之后,指出发音错误,并引导反复练习。

当然,一个 KEROS 2.0 系统距离云知声希望达到的技术、内容、硬件的深入融合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如前文所说,行业需要一个协同的工具,而作为一个技术性的人工智能企业,云知声的使命就是为内容专家、教育专家,以及设备商们提供好用、能用的工具,让上下游能够进行能力的融合和渗透。康恒表示,未来,KEROS 2.0 将以开放的姿态,为内容开发者和设备商提供更加便捷的工具,推动这个儿童智能市场的前进。

我们希望能够真正地把 AI 技术和教学过程、作业过程打通,形成闭环。这需要积累,需要教育专家和 AI 公司去做深度的结合。

尾声

市场不赚钱并不是因为市场没有需求了,相反,市场的需求非常明确。

根据国家统计局披露的数据,2016 年年末,我国 0~14 岁人口逾 2.3 亿,而这一数据在 2020 年将超过 3 亿人。人口增长的同时,随着经济水平和家长教育观念的提升,儿童在家庭支出的比例也在不断增长,有数据指出,80% 的中国家庭消费中,关于孩子的支出占到整体的 30~50%。

数据的背后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数据在不断挑逗着创业者们的神经。只不过,在经历了一年的大混战之后,而今的市场,需要一种更加冷静的打法。

当我们换一个视角,重新审视这个市场时,红海的背后,隐藏着一片广阔的蓝海。


特别鸣谢:
儿童智能产品 AI 赋能者:云知声副总裁康恒
儿童智能产品创业者:Woobo 创始人谭丰、梧童科技创始人宋磊、小西科技黄金龙
儿童智能产品生产商:智通云联科技董事长窦莉、沃霖科技总经理卢东明、东莞陈生


题图:《玩具总动员4 (Toy Story 4)》电影剧照
采访:大零、大树 / 深圳湾
主笔:大树 / 深圳湾
编辑:大树、陈阳 / 深圳湾
>>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