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1612%2f1 gxyuigqttopsinbfut2yjg
|
2017-06-13

成立 5 年、融资超 4 千万美元的 Hello 正寻找买家,被巨头收购才是睡眠监测公司最好的归宿?

成立 5 年、融资超 4 千万美元的 Hello 正寻找买家,被大公司收购才是睡眠监测公司最好的宿命?

据外媒报道,近日,美国一家专注于睡眠监测的初创企业——Hello 已裁撤掉公司的大部分员工,并计划为公司的剩余财产寻找买家。据媒体 Axios 了解,Hello 尝试找到 Fitbit 的投资方之一进行商谈,但目前还无任何下文。

总共获得 4000 万美元融资,曾估值将近 3 亿美金

Hello 由 James Proud 成立于 2012 年,公司坐落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旨在让人们通过了解自身以及周围环境来改善睡眠以及生活质量。

历时将近一年多的时间。Hello 于 2014 年 7 月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线了其研发的第一款产品「Sence」。

Sence 是一款家用睡眠监测设备,织网状的球体下包括环境光传感器,麦克风,扬声器,温度湿度传感器,空气质量监测仪等器件。

另外,搭配 Sence 使用的「Sleep Pill」可别在用户的枕头上,其内置了 6 轴加速度传感器和陀螺仪,可检测用户睡眠中翻动、深浅睡眠、入睡、醒来等行为,这些数据则能够通过低功耗蓝牙同步到用户床头的 Sense。同时,用户可通过产品相应的 app 了解设备所采集的所有可视化数据。

因讨喜的工业设计,该产品受到不少极客的喜爱,在上线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240 万美元的众筹金额。

2016 年,Hello 产品陆续上线亚马逊、百思买等购物平台,进一步打开了睡眠监测的消费市场。

伴随着产品持续升温的热度,Hello 也迎来了资本的青睐,直到 2016 年,Hello 总共获得 4000 万美元的融资金额,其中 3000 万是由 Temasek 于 2015 年领投。

而正因为这样,据权威机构估计,Hello 创始人 James Proud 在 25 岁时就拥有了一家估值 2.5-3 亿美元的公司。

到了今天,事情发生了转折。据 Hello 官方博客最新的博文『Goodbye, Hello』正文内容所示,团队在前几周以来都在努力为产品寻找方向,但不得不遗憾的是,公司将在不久后要被注销。而至于 Sence 产品线是否会停止,官方并不能确定,但也在尽力「确保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看看那些背靠巨头的睡眠监测公司

Beddit

上个月,苹果收购芬兰睡眠监测厂商 Beddit,除了引发人们种种例如「下一代 Apple Watch 将集成更先进的睡眠监测功能」这样的猜想之外,睡眠监测这一领域也被再次瞩目起来。

在此之,Beddit 推出了一款睡眠监测设备,该设备配备了一整块电容式压感器、以及温湿度传感器,能监测用户心率、呼吸等数据,由此综合描述用户的整体睡眠情况。

此外,Beddit 集成了苹果 HealthKit 中,可搭配 Apple Watch 使用,对健康、睡眠等数据进行追踪。

被苹果收购后,Beddit 用户的个人数据将受到苹果隐私条款的约束。

Withings

2016 年 4 月,法国数字健康可穿戴设备制造商 Withings 被诺基亚以 1.7 亿欧元的价格收购。

该公司成立于 2008 年,分别在 2010 年、2013 年获得了 380 万美元以及 3000 万美元的投资,旗下产品主要有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智能血压计、智能体重计、智能婴儿监测器、智能睡眠闹钟等。

比起 Beddit、Hello 这些厂商,Withings 的产品线更丰富,除了检测设备,还包含可穿戴产品。

在今年 2 月份,诺基亚与 Withings 双方正式告知业界,从今年夏天开始,Withings 的全线产品将直接采用 Nokia 品牌名称,进一步强化诺基亚在数字健康领域的品牌形象。

EarlySense

2015 年 1 月,以色列公司 EarlySense 宣布获得来自三星、Welch Allyn、Pitango Venture Captial、JK&B、Proseed 等共同投资 2000 万美元,其中一半的投资来自三星。

EarlySense 是一家被动无接触床边传感器公司,其传感器可以持续监测呼吸频率、心率和运动。

与前面提到的数字健康厂商不同的是,EarlySense 本身并不做设备,主要向数字健康医疗和消费产品市场供应费接触式持续监测解决方案。

目前,EarlySense 的技术已融合在多款产品中,包括三星的 SleepSense、iFit 的 Sleep Sensor 等。

继去年 6 月完成 2500 万美元的融资后,EarlySense 总共获得将近 1 亿美元的融资,并持续深入医疗监测方面的技术研究。

再说说国内的一家睡眠监测公司

国内方面,深圳湾前不久报道的 Sleepace 享睡是最早一批专注于睡眠健康垂直领域的企业,成立于 2011 年,算得上是国内一家在行业内获得最佳融资成绩的企业:在不久前获得 5000 万元人民币 B+ 轮融资,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健康睡眠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

围绕睡眠健康这个领域,Sleepace 享睡拥有丰富的产品线,包括针对不同年龄段人群的睡眠灯、检测器、忆眠枕以及即将上市的驱蚊灯,香薰灯,眼部按摩仪器等。

另外,针对 B 端市场,Sleepace 享睡为国内外客户提供睡眠模块。产品节律紧凑的同时也不耽误 B 端业务。

Hello 现在面临的境遇,就像目前的可穿戴市场

反观 Hello,其产品单一,在公司成立 5 年以来,并没有进行产品线的持续更新。虽然 Hello 与 Beddit 有同样的问题,但却没有  Beddit 那样被大公司收购或投资的幸运。

另外,在上文提到 Hello 刊登的博客留言区中,有不少读者呼吁 Hello 将 Sence 的硬件开放出来。侧面反应出 Hello 至始至终都未有相应的动作,没有做上 EarlySense、Sleepace 享睡那样出售技术模块的生意,其中或许还有公司自身的其他考虑。而跟国内的 Sleepace 享睡相对比,或许还能说,国外初创企业在供应链资源获取方面不占优势,因此难以丰富产品线吧。

从这几家睡眠监测领域的玩家中,我们似乎看到了同样利用监测模块技术的可穿戴设备的影子,往往是像苹果、小米以及 Fitbit 这样的大牌或者重度玩家占据了市场绝大多数的份额

对于睡眠监测而言,虽看似还不到红海的地步,或许也面临着与可穿戴同样的窘境。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