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0886%2fgoogle atap project ara 2016 6.0  1
|
2016-05-30

模块手机的发起者不太高兴:Project Ara 已不是我设想的样子

Dave Hakkens 是一名荷兰设计师,同时也是模块手机开源项目 Phonebloks 的发起者。2014 年 9 月,他在 YouTube 描述模块手机概念的视频在 24 小时内获得了超过 100 万的点击。根据 Hakkens 的构想,模块手机的每一个部件都作为独立的模块,可以方便地更换。

Hakkens 提出模块手机概念的初衷,是希望借此减少电子垃圾,让用户不必因为手机的快速更新换代而每年丢弃旧手机换新,而只需要更换和升级必要的模块。

Phonebloks 虽不是第一个提出模块手机概念的项目,但却是获得关注最多的一个。同年,Google 和摩托罗拉也公布了契合这一概念的模块手机计划,也就是不久前在 I/O 大会上大放异彩的 Project Ara。

然而,Project Ara 公布最新进展后不久,Hakkens 却在一篇博文中表示,Google 最新版本的 Ara 手机,与模块手机的概念和精神已经相去甚远。

模块变少了

「Ara 的框架部分几乎包含了一台智能手机的所有基本功能。」这意味着仅仅是 Ara 的框架已经是一台配备了 CPU、天线、传感器、电池和显示屏完整智能手机,而手机背面的 6 个可替换模块,只是提供附加功能的附件而已,如更好的摄像头、外放音响、扫描仪等等。

这样一来,所谓的「模块手机」实际作用,最多只是让用户能一定程度上实现个性化,觉得有趣、够酷而已。当框架上的关键部件过时或者出现故障时,用户仍然得把整个框架丢掉换新——基本上等于换掉了整台 Ara。

早期的 Project Ara 概念

Google 说了算

Project Ara 的最初目标是「创造一部属于全世界的手机」,这让参与模块手机开源项目的开发者都十欣喜,它基于开放标准开发,创造了一个手机模块的生态系统。然而,这个系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开放的,而很大程度上处于 Google 的控制之下。

Hakkens 认为,这样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不应该完全受单一组织的控制,这使得其他公司进入这个领域时更倾向于竞争而不是合作,进而各自打造自己的生态,制造自己的模块手机,导致模块互相之间无法兼容,使得开发者不得不基于不同平台进行多次开发。Google 如果真的想「创造一部属于全世界的手机」,应该与其他团队合作制定公共的行业标准,而不是独自成为标准制定者。

简单来说,Hakkens 担忧的集中在「模块化」能否真正意义上实现,以及模块化生态的建立和兼容上。但无论从哪个角度,他可能都想得太简单了。

Google:没人想把整台手机都拆掉

Project Ara 的项目主管 Rafa Camargo 在谈及模块化问题时提到,他们在用户调查中发现,绝大多数用户对核心功能的模块化并不感兴趣,他们都希望一直拥有所有基本的功能,并不想把整台手机都拆掉。

所以,如今版本的 Ara 可能确实如 Hakkens 所说,并不是以减少智能手机更换,进而减少电子垃圾为目的,而是旨在通过增加自定义模块,为用户提供无法在传统手机上获得的特定附加功能。例如血糖测量、胡椒喷雾这类虽然相对「小众」但对部分人有十分有用的功能。

确实,Ara 不再是一个遵从最初单一目的酷炫概念,而开始成为一款用户导向的商业产品。这样的「妥协」,也大大拉近了模块化手机离市场的距离。

可能确实搞不定

把模块的减少解释为遵从用户的意愿听上去是不错,但事实当然不仅如此——处理器等核心部件的模块化,在技术和成本上也确实面临难题。

一般的智能手机中,CPU、RAM、信号组件等都集成在同一块芯片上,从而让信号实现高速传输。如果要将这些部件模块化,不仅会受到集成电路的布局限制,而且为了保证模块之间的高速通信,还要为 CPU、RAM、ROM 等对传输速度要求高的组件配备高速插槽,从而导致成本上升。即便如此,传输速度可能仍不及集成芯片。

相比之下,音响、摄像头等模块化的难度就低很多,与其把手机做成可拆成碎片的乐高积木,Google 显然更乐意在上面开几个能外接各种功能模块的「USB 插口」。

Ara 已经不关 Hakkens 什么事了

至于 Hakkens 对 Project Ara 开放性的声讨,以及他对生态兼容性的担忧,如果类比 Android 和 iOS 手机生态,可能不难做出评价。

首先,要求投入了大量研发资源、代表着模块化手机前沿成果的 Google 放弃标准制定者的角色和打造垄断生态的机会,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Google 的座右铭是「不作恶」,不是「不赚钱」。尽管新领域的开拓中合作大于竞争,但巨头的入主,无论嘴上怎么说,实际必然带着竞争姿态。

再者,导致竞争和割据的,并不是生态不够开放,反而是标准不够统一。在 Android 这样的开放系统下,我们并没有看到的手机厂商的高度协作——即使在市场开发初期也没有——而是急于在开放系统下打造自己的生态,无论是定制 UI,还是定制 App。

最后,竞争导致兼容性变差的说法也同样不成立。无论是企业引导还是行业引导(似乎并不存在真正意义的行业引导),代表主流的行业标准总会出现,届时不会有厂家蠢到忤逆这股潮流。即使是看似相互隔绝的 iOS 和 Android 之间,仍能看到二者生态上的交融和重叠。当然,重复开发的问题可能是没法儿解决了。

总结来说,背景是面对大量用户的消费市场时,生态的构建和兼容性问题,本质上已经不是事先的「理念」可以规定的了,而是受市场引导的企业行为。不客气地说,当 Ara 作为一款消费产品登场时,这款「模块手机」就已经不关 Hakkens 什么事了。

Uploads%2fusers%2favatar%2f1073138463%2fthumb img 4035
柳雪 2016-05-30 18:50

总结来说,背景是面对大量用户的消费市场时,生态的构建和兼容性问题,本质上已经不是事先的「理念」可以规定的了,而是受市场引导的企业行为。//赞一个

Uploads%2fusers%2favatar%2f338640627%2fthumb shining portrait squre

能给我众筹一个吗?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