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0473%2ftrim
|
2015-12-30

张驰:游戏狂人的机甲梦——像『环太平洋』中的战士那样战斗

现在「机器人」这个词在科技圈的热度丝毫不低于无人机、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我们看到的机器人形态也是多种多样,仿动物机器人 BigDog,仿人型机器人 Pepper,还有桌面机器人 Jibo、Pudding 等等,这些都是耳熟能详的了。今天我们接触到了一家初创机器人公司,他们的愿景不是做(什么都能做的)家庭服务机器人,而是打造一个机甲世界,让玩家可以像『环太平洋』中那样控制战甲去战斗。

上周末,我们拜访了这家公司,并和公司创始人张驰聊了聊他对产品的构想。他们在尝试一种令我们耳目一新的经营模式:把机器人设定在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中,那里的机甲文明比人类文明还高级。玩家需要不停地战斗来提升自己的技能,人类和机甲既是「共生」的,也是「对抗」的。

让我们先脑补一下这样一个世界:

人类并不是地球的主人,更不是地球上的统治者,而是外星人放在地球上的试验品。人类科技的快速发展超出外星人的预料,让外星人感受到威胁,于是外星人就派出埋在地球上的红色机甲去消灭人类,人类在短时间内受到了灭顶之灾。但是有一天,人类在战斗中俘获了一部机甲战士,从而开发了足以抗衡红色机甲的蓝色机甲。一场外星人与地球人之间的机甲战争由此真正展开。

张驰给这场战争起了一个名字——机甲争霸,英文是 Robot War,现在他们在注册这两个商标。

初次见到机器人真容

张驰的办公室并不大,几张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硬件开发板和测试工具,一些产品物料也堆放在桌子上,显得有点凌乱。我们在他办公室看到了这个机器人的第一版的设计。

办公室中的机器人手版,有一只手臂在运输途中碰掉了

这是一个大概半米高的战斗机器人,左右两支机枪可以发射子弹,底部是三个自主设计的轮子,可以让机器人 360° 转向和移动。机器人的整个机身都是钢结构,光底盘就有 5 公斤重。这应该是我们见过的最重型的机器人了!

机甲争霸发射的是一种定制子弹,没有很强的杀伤力,但打到人身上还是很痛的。战斗时的场景是这样子的:对战机器人被放在一个上百平米的竞技场中,四周被保护墙围着。玩家戴着 FPV 头盔,坐在竞技场旁边遥控机器人。机器人装有传感器,能够感知子弹的击打,并实现计分。四周的观众可以看到玩家视角转播,也可以充当「野怪」发射子弹。

办公室中的机器人手版,有一只手臂在运输途中碰掉了

「这种体验,就像是你进入到机器人内部一样,跟平常的机器人格斗体验完全不同!」张驰很兴奋地说。

现在张驰脑海里已经勾勒好了完整的游戏体系:每个玩家有自己的专属账号,随着升级,会获得更强的性能和技能,还能分享自己的游戏数据,例如录制的战斗视频。

当时我们就感慨,这真的是重度游戏玩家才能想得到的玩法。张驰并不想做一个很精致、可爱的机器人,相反,他喜爱的机器人是很有力量感的,子弹撞击、机器人碰撞的声音,这才是真正的刺激,用他的话说,就是机甲暴力美学。

张驰办公室墙上的海报

用科学与技术去干一件艺术范儿的事情

我们很好奇为什么张驰会想到这样一个故事,张驰说,他是一个重度游戏玩家,机甲死忠粉,同时也是一个金属乐迷,机甲争霸这个产品构思,融合了很多他对世界的理解和个人喜好。

但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想到要做这个的。这背后,是一个「没节操的大学老师」的故事。

张驰是一个深圳新人,3 月份才来的深圳。22 岁大学毕业的时候,张驰就想过要创业,想来深圳,没想到考研考上了,就读了硕士。读硕士期间加入了一个创业团队,这个团队后来被阿里巴巴收购。不过他没有去阿里,而是留下来拿硕士学位。后来博士读的是数据融合,并且在某上市公司担任了多年的产品经理和两家创业公司的技术总监。博士读完后,他选择到一家高校担任专业教师。

我们在张驰办公室天台给他拍了张照片,当时天有点冷,他戴着一个发箍

「我是当时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没节操、有底线的老师。不过我一直很想成为科技艺术家,用科学与技术去干一件艺术范儿的事情,就比如现在干的这件事情。如果做产品,没有艺术气息,没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做出来的产品是没有意思的。」

实际上,在做机甲争霸之前,张驰考虑过做一款儿童机器人。当时有一家上市公司找到他,希望与他合作,并且有优厚的年薪与股权。张驰考虑了很久之后,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方向,他总结了四个原因:

1、没有孩子,一个没有孩子的团队,很难做一个儿童产品......

2、国内的产品平台还不是很好,即使是很优秀的语音平台,也没有针对孩子的语音做优化;

3、同行业中已经有短时间内难以超越的产品,例如 Jibo;

4、做这个产品不够酷,要做就做酷的。

张驰说,第四个原因是最重要的,在他的机甲暴力美学审美中,还是战斗机器人酷一些。(笑)

这个机器人需要不一样的推广方式

回到运营模式的问题上。我们不太清楚这种对场地要求很高的机器人应该怎么推广,于是向张驰提出了这个疑问,他跟我们举了一个电影院的例子。

万达做万达影院,实际上是把影院当作一个引流工具。看电影只是一个引子,背后还有吃喝玩乐一个完整的商圈经济。在商业地产里面,一定是流量为王。如果你听说哪里有一个很好玩的东西,就会想过去玩,商业地产会向你兜售其他东西。我的运营模式就是建立在这个逻辑上的。

张驰曾经就职某世界 500 强的商业地产公司,他对这方面很有信心。现在他们的一套全金属机器人的成本大约是 2 万,但团队已经找到大幅降低成本的方法,可望把成本降到 4000 元内。商圈合作伙伴可以采购他们的机器人,也可以购买他们整套场地服务。

「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产品、融资、招人。」张驰说,他公司在准备 Pre-A 轮的融资,预计明年 6 月份第一个竞技馆将商业化运营,并陆续推出第二款、第三款产品。

在采访的最后,张驰还跟我们聊到了他对空中机器人、水中机器人的构想。在机甲争霸的世界中、海陆空都可以有机器人。「如果我们的公司存活下来,我们有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实体机器人 FPV 竞技公司。」张驰信心满满地说。

机甲争霸的 CTO ,他手里拿的是准备申请专利的机器人轮子(虽然看不见)

这是我们见到的一个很不寻常的创业团队,他们构建了自己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观。现在机甲争霸的整体 VI 设计未最终确定,有三个方案正在挑选。我们看了一下设计图,发现基本都跟「神话」、「图腾」有关,有自己一套非常鲜明的产品语言。

我们离开的时候,工程师们还是继续埋头在办公室里工作,筹备他们 1 月 6 号的一个小型竞技比赛。这个小小的办公室里,是否会孕育出一家把机甲世界带进实现的公司?我们十分期待。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