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3121%2fwechatimg35
|
2019-04-26

Google Glass 的失败源于要技术不要用户,做好智能眼镜首先要懂得做减法

自 2012 年 Google Glass 诞生以来,眼镜作为人类头部最常见的可穿戴配件,始终承载着我们对「新一代交互平台」期待。在过去的 7 年中,不管是像 Google、微软、Intel 这样的巨头,还是国内的创业团队,大家都在不遗余力的探索智能眼镜的应用方向。

4 月 20 日,在由深圳湾举办的 WARE 2019 新硬件峰会上,Vue Glasses 创始人桂家勋携带海外众筹明星产品 Vue 来到现场,与我们分享了这款产品的全貌与细节,以及他对于智能眼镜这一可穿戴产品的思考。

上手:一个眼镜+智能手环+骨传导耳机的结合体

如果桂家勋不说,我们很难察觉到他戴上台演讲的眼镜是一副具智能功能的眼镜——从外观上看,Vue 智能眼镜与我们普通的近视眼镜并并无区别,正常的方框板材镜架,搭配了普通的光学镜片,嗯,就是近视眼镜本镜。

不过,Vue 的眼镜腿上隐藏了骨传导耳机结构、6 轴加速度计、陀螺仪、红外接近传感器、蓝牙模块以及电池等。基于这些传感器,Vue 除了可以做近视眼镜之外,还具备了骨传导耳机和智能手环的功能,可以用于收听音乐、接听电话、运动信息追踪等的常规操作。

另一方面,Vue 的骨传导结构被放在了眼镜腿部位,就注定了这款产品对声音的质量和私密性要求不会太高。在会场相对嘈杂的环境中,当我把音乐音量调高后,身边的人依然可以听到眼镜上传出的声音,而如果放到安静的办公室环境,那么产品就基本没有私密性可言。

交互方面,Vue 眼镜腿内置了电容式触摸板传感器,支持单击、双击、长按、滑动等操作来完成音量调整、播放、切换等相关操作。另外,根据介绍,Vue 的陀螺仪可以检测到用户的头部状态,当有新电话进来时用户可以直接点头接听或者摇头挂断。

其他方面,Vue 支持无线充电,眼镜盒就是充电盒,放入即可充电,2 小时可充满。在满电状态下,Vue 可以连续使用 2~3 天,最大通话时间约 5 小时。另外,Vue 搭配了一个智能省电管理系统,当用户摘下眼镜后产品自动进入省电模式。

观点:做好智能眼镜首先要懂得做减法,在不损外观的情况下逐步添加功能

2016 年,Vue 第一次登上 Kickstarter 便成功筹得了 220 万美元,成为当年媒体争相报道的众筹明星。

在重新复盘 Vue 这款产品的时候,桂家勋将自家的产品与 Google Glass 等产品做了对比,并将自家的产品思路总结为「减法设计」。桂家勋认为,Google Glass 失败的原因主要是要技术不要用户。

「Google、Snapchat、Intel 等产品功能太超前了,现在社会环境和使用习惯还跟不上产品,用户未必能够接受。智能眼镜的形态绝不能脱离普通眼镜,更不能像其他智能眼镜无法配度数,否则,产品的设计就是一个悖论。」

因此,智能眼镜的设计应该做适当的减法,在不损外观的情况下逐步添加功能,让产品能够满足大众日常生活的需求。

减法 #1:显示

CES 上的智能眼镜,桂家勋表示这是个「很复杂」的产品

在大部分人看来,智能眼镜最主要的价值是一块随时随地随身携带的个人屏幕。然而,目前用于智能眼镜端的显示技术还不够成熟,硬件体积大、重量大,显示效果又远远不及智能手机。在这种情况下,产品很难说服用户去随身佩戴,而用户如果不愿意戴,产品本身就没有了价值。所以,在现阶段的智能眼镜应该有所舍取,去掉显示功能,保留交互能力。

减法 #2:相机

智能眼镜另一个重要的功能是相机。不管是最早期的 Google Glass,还是后面的 Snapchat 的眼镜都默认带有相机功能。但是,相机的对立面,其实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隐私问题。在 Google Glass 刚发布的那几年中,就曾经出现过用户佩戴 Google Glass 去酒吧或洗手间被殴打或驱赶的情况。

外媒报道的 Google Glass 事故

「现在社会还不太接受眼镜带相机」,桂家勋认为,出门带着一个摄像头容易让人感觉到不舒服,不符合当下用户社交习惯,是一个需要被「减去」的功能。

减法 #3 音质

淘宝上结构复杂的智能眼镜

现阶段对于智能眼镜来说,最重要的功能应该是获取信息,而非音乐体验,为了追求音质将眼镜的硬件结构做的太复杂其实是舍本逐末,并不可取。因此,Vue 的产品采用了骨传导设计,在提供信息传递功能的基础上最大保证了产品的可穿戴性。

减法 #4 充电接口

对于戴眼镜的人来讲,给眼镜充电并不是一种自然的行为。因此,Vue 产品舍弃了传统的物理充电接口,采用了无线充电,让眼镜在放入眼镜盒之后便可以自然充电。

从众筹明星到年销售额数千万,Vue 坚信智能眼镜的未来

从最初众筹平台上的网红产品,到如今,Vue 每年的销售额已经达到数千万,在业内和消费者当中都小有口碑。在过去几年中,Vue 也曾经历过质疑和否认,但桂家勋始终坚信,自己的产品和方向是对的。

正如桂家勋所说的,21 世纪的眼镜,不仅要跟普通眼镜一样能配读书,还需要能联网,有语音助手随时随地获取信息。随着 AI 和产业链的成熟,智能眼镜还会有更多的故事可以讲。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