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3098%2f    rokid glass
|
2019-04-18

新一代交互平台,Rokid Glass 的过去和未来

Rokid 公司的最「硬」产品人,头号是 Misa,二号是姜公略。

能够代表 Rokid 在人机交互领域探索的硬件产品是 AlienPebbleMe,而这是 Rokid 在语音时代的作品,无论它们被定义为 AI 机器人还是智能音箱,这不重要。

在以语音和视觉融合的新交互时代,Rokid 落地的第一个硬件作品是 Rokid Glass,这是 Rokid 着眼未来新交互形态和新应用场景的产品,而姜公略是这个产品的总设计师。

Rokid 首席设计师、Rokid Glass 总设计师 姜公略

AR 眼镜被视为新一代交互平台,被认为是「后语音时代」更有「未来」的一种产品形态。

接下来我们将要讲述的,是一个有关「未来」的产品故事。

故事开始:一群喜爱探索未来的人聚在了一起

湾区的上班族们少有谈 996,工作日晚上和周末的社交活动是他们的生活的一部分,尽管有些社交活动直接影响了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

2016 年年初,还在 Google 工作的姜公略经常受邀参加浙大师兄 Misa 在美国的家庭聚会,同样受邀出席的还有 Frank、Linda、Chris 等一票好友,他们很多都顶着名校 PhD 的头衔,在海外工作多年。

Rokid R Lab

受乔布斯等「古典派」产品人的观念影响,他们的谈话中无不充满了对「未来科技」的探索——突破现有产品形态的束缚,着眼于探索属于明天的范式。

参加聚会的人无心,组局的人却早已有意。在 Alien 上市之后,Misa 希望探索语音交互之外更多的潜能。虽然公司 2014 年成立之初就在内部设置计算机视觉组,但恰恰是一次次在湾区的家庭聚会,让 Misa 更加笃信 AI 视觉技术将会为未来的人机交互带来颠覆性的变化,更加笃定 AR 眼镜是属于未来的产品。

Rokid 的第一代产品 Alien 便加入了视觉功能

一次次在聚会上的共鸣,也激发了姜公略的兴致。他曾在 Google Making and Science 和 Google X 实验室从事人机交互研究工作多年,是一个醉心于产品的人,对属于未来的东西充满着好奇。

Misa 把 Rokid 比作 Jungle,姜公略则将其理解为是一种在未知世界中的探索——我们不知道拨开灌木丛后面的世界是什么,但我们坚信会到达心中的那片绿洲。我们探索人工智能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我们探索品质和科技之美为生活带来的喜悦,我们探索人机交互的边界,同时,我们也在探索自身最大的潜能,可以为这个世界创造的最大的价值。

Rokid 首场发布会主题:Rokid Jungle

2016 年 3 月,Rokid R Lab 正式成立,确立了「面向全球用户的创新引擎」的愿景,以及「以交互为核心的技术探索」的科研方向。一年后,姜公略正式加入了 R Lab,着手将其中的一个研究分支——沉浸式的近眼显示,进行产品化并推向市场。

Rokid Glass 的产品之路启程了。

产品诞生:摸着石头过河

对于第一代 Rokid Glass 的研发过程,姜公略用了「摸着石头过河」来形容,即便团队中有不少履历金光闪闪的大牛,但对于这款 Rokid Glass,大家依然是从零开始摸索。

不得不承认,最初的想法和设计都非常简单:通过一个眼镜的硬件载体,把那些重要的东西放在眼前。没有 ID,也没有任何关于应用场景的表达。

Rokid Glass 最初的设计草图

之后就是产品经理的日常:技术选型、ID 设计、UI 设计等,不断的产品打磨。

Rokid Glass 采用了单镜片 AR 光学技术,将光效率较传统头盔式眼镜提升至 50%。采用高清 OLED 显示屏,分辨率为 1280x960,视场角 30+ 度。眼镜上方搭载了一颗 1200 万像素带光学防抖的摄像头,可以实现人脸识别、物体识别。同时,在计算性能方面,采用的是高通骁龙 835 芯片。

Rokid Glass 在 ID 设计上特别强调了「去工程化」,并加强了可穿戴性。机身采用一体化的设计,轻巧的整机,便于携带。这与 Rokid 最初的自然、极简的设计语言是一脉相承的。

相比 Alien、Pebble、Me 等智能音箱,AR 眼镜不仅具备视觉优势,同时也是一个天然的语音交互的载体。Rokid 为 AR 眼镜也准备了一套交互系统,不叫 GUI 系统,而叫 XUI 系统,它是一个多维度的人机交互系统。

高光亮相:可穿戴性最强的 AR 眼镜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在 2018 年的 CES 展会上,第一次在 CES 上开辟独立展台的 Rokid 成为当年的「网红」:

CES 2018 上的 Rokid Glass 原型机
  • 4 台 Rokid Glass 原型机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高峰时期甚至要排队一小时以上,而且人流量随着展会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增加,待遇堪比现在网红餐厅;

  • 还没正式上市的 Rokid Glass 拿下了 CES 2018「最佳穿戴设备」和「科技创造美好生活」两个奖项;

  •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The Verge 甚至直接用「offer a glimpse at the future(预见未来)」作为当年的报道标题。

2018 年 6 月,成立 4 年的 Rokid 迎来了公司的第一场发布会,取名「Rokid Jungle」,在这场发布会上,全面升级的 Rokid Glass 正式发布。

比起最初在 CES 上的工程机,正式亮相的 Rokid Glass 更加精细,更加轻便。

用 Misa 的话来说,Rokid Glass 是可穿戴性最强的 AR 眼镜。

戴着 Rokid Glass 耍酷的 Misa

近况汇报:面向行业市场的 Rokid Glass 已量产商用

在经历了两次高光亮相后,Rokid Glass 有没有「下文」了呢?

面对着公众的质疑,姜公略给了一个简单扼要的近况汇报:

Rokid Glass 已经量产商用,并且,在 Rokid 内部,AR 眼镜已经分化成 Rokid Glass 和 Rokid Vision 两条产品线,分别面向行业市场和消费市场,也分别承载了 Rokid 对 AR 眼镜应用场景的思考和期待。

对于进入行业市场,Rokid 很清楚:并不是产品有硬伤,就只能退居行业市场,而是行业市场的需求更大。

在行业市场,(AR 眼镜的)远程协助、人脸识别等技术,都是用来解决刚需问题的。这些领域一旦用上,就 never want to go back(不想回头)。
所以,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打磨产品体验,然后将成本降到足够低,那么,AR 眼镜就可以在这些领域迅速普及开来。

2018 年 11 月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民警在执勤过程中戴上了一款名为「云镜」的智能眼镜。据介绍,这是一款基于 Rokid Glass 拓展的安防设备,利用 Rokid Glass 的人脸识别功能,结合公安系统内的大数据,执勤民警可以在安检口迅速识别出乌镇辖区内的居民,能为他们在大会期间方便进出乌镇提供极大的便利。

云镜亮相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

这只是 Rokid Glass 的一个应用案例。Rokid Glass 目前的人脸识别准确率已经高达 99.8%,其离线识别算法支持在本地储存超过 10 万张人脸数据,并能做到同时识别 10 张以上人脸,支持智能安防等场景下的需求。

虽然没有明确告知量产的数量,但目前,Rokid Glass 已经签约了部分企业客户,并在安防、教育、医疗等场景已经落地使用。

另外,除了上述几个已经落地的场景,在博物馆导览、工业检修、仓储物流等领域,具备「see what to see」的 AR 眼镜还会有更加广阔的应用空间。

而在特定的行业中,AR 眼镜是完全可以充当人类的「第三只眼睛」的,但也正因此,面向行业市场的 AR 眼镜必须下沉到特定场景中去做精细打磨,以此来获得解决特定问题「特殊的技能」。

Rokid 已经开始着手第二代 Rokid Glass 的预研工作,并相信「第二代 Rokid Glass 会是一个非常惊艳的一款产品」。

近况汇报:面向消费市场 Rokid Vision 指日可待

与行业市场相比,消费市场的市场情况要复杂得多,需要攻克的难题也更多,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的 AR 眼镜最后都选择放弃消费市场的原因。

且不论产品上市后的隐私等法律风险,AR 眼镜要进入消费市场,首要解决的就是可穿戴性,比如重量、续航、显示工艺、价格等问题。而这些问题,并不是单 Rokid 一家产品公司可以解决的,这需要整个产业链的一同努力。

走进千家万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AR 眼镜要走进消费市场却已经指日可待。信心满满的姜公略也不吝透露了新品发布的消息:

在即将到来的美国 AWE 上,Rokid 将会展出他们的第一款面向消费市场的 AR 眼镜「Rokid Vision」——这是一款面向高玩的 AR 眼镜。

为什么目标受众是这一批人?在对消费者市场的用户和玩家做了深入研究后,姜公略发现,在普罗大众中,真正拥有 Go Pro、大疆等产品的人并不多,但这些产品的市场并不小,因为它们的用户是特定的高玩。

Rokid 的第一代 to C 产品,就是面向这样一群人。相比需求多样化的大众消费市场,游戏等高玩人群有着更加明确的产品需求,对可穿戴性等问题的兼容度也更高。

与 Rokid Glass 的「all in one」的形态不同,Rokid Vision 采用了手机+ AR 眼镜的形式,充分的利用了手机平台的高算力,以此来为用户提供更佳性能体验。

冷静思考:AR 眼镜的华丽和感伤

回望历史,不难发现,AR 眼镜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市场:一个网红产品的秀场,一个巨头厮杀的战场。

  • 2015 年 Google 正式叫停 Google Glass 探索者项目,Google Glass 被当做 Google 最失败的产品之一入选瑞典失败博物馆;2017 再次出现的 Google Glass 已经转战行业应用

Google Glass
  • 累计融资金额 23 亿美元的 Magic Leap 身陷造假风波,沉寂了近 6 年,直到 2018 年才正式发布了第一款产品 Magic Leap One,但产品身上的大量硬伤依然没有解决。

  • 过去几年中,苹果收购了一个又一个 AR 技术团队,曝光了一个又一个的 AR 技术专利,并不断的向公众表达 AR 将是 next big thing。只是,产品还差火候。

  • ……

在过去的 7 年中,这个被巨头和资本相中的市场,承载了太多的期待和失落。

期待,来自 AR 这个技术背后对人类世界的改变。

失落,则因为 AR 眼镜市场的不成熟,不仅产品不够成熟,人们对于这一新的产品形态的认知也不够成熟,而成就手机之后「新一代交互平台」的整体生态更不成熟。

展望未来:AR 眼镜仍然激动人心

在现有的技术和供应链水平下,想让 AR 眼镜一夜走进千家万户并不现实。但既然笃信 AR 这个未来,Rokid 就不会只谈未来,Rokid 正在努力将这个 AR 产品落地。

落地对我们的意义其实非常大——这意味着 Rokid 不仅仅有一个做酷炫概念产品的 Lab,还有可以影响到世界上更多的人的产品。

伟大的实验室发明电灯泡,伟大的公司将电灯泡带进千家万户。

这不是世俗的情怀,或是刻意的矫情,更不是赤裸的秀野心。这只是所有产品人都在寻找的,拨开灌木丛后看到的一片绿洲。


4 月 20 日,姜公略将出席深圳湾召开的 WARE 2019 新硬件峰会,并分享 Rokid 在新一代人机交互平台 AR 眼镜方面的远见思考。

姜公略毕业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Harvard GSD),是国际顶级人机交互设计专家。姜公略曾担任 Google Making and Science 设计负责人,参与制定 Google 的设计语言 Material Design,此设计语言成为目前互联网应用最为广泛应用的设计语言,曾在 Google X 实验室从事人机交互研究工作,此实验室为世界最顶尖的研发实验室之一。现任 Rokid 首席设计师,负责 Rokid Glass 产品的设计研发。


主笔:欧大树 / 深圳湾
审校:陳壹零 / 深圳湾
编辑:周小花 / 深圳湾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