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2621%2f14366928
|
2018-08-22

发布 「有生命的智能音箱」HE 琥珀,狗尾草开启 AI 消费产品的下半场

8 月 22 日下午,2018 Gowild 狗尾草品牌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时隔上一代琥珀发布两年之际,狗尾草推出新一代产品——HE 琥珀,其集成了狗尾草打造的虚拟生命「琥珀虚颜」,定义为「有生命的智能音箱」。产品于 8 月 28 日在全网开启预约抢购,零售价由一代的 3699 元左右降至 1399 元,首批限量尝鲜价 699 元。

△ 狗尾草新一代产品 HE 琥珀

让人兴奋的首先是三位数字的价格,更多的普通人而不是舍得剁手的极客,可以因此尝鲜到这款黑科技产品。其次,新一代 HE 琥珀在产品外观设计、功能上也得到了不少的改观和提升:

外观造型方面,HE 琥珀一改过往影响视线的太空舱设计,换上了长方体箱体以及更大的显示屏幕,使得虚拟形象的可视范围增大了 60%。

在家居控制方面,现阶段的 HE 琥珀已接入京东微联系统,可智控上万件智能家居产品,并计划接入更多的主流 IoT 协议。

人机交互逻辑方面,从产品可玩性的角度出发,HE 琥珀做了相应的调整,为解放用户将更多精力放在与产品的交互上,过去基于 RGB 养成升级体系才可获得的才艺技能现已全面开放;基于升级的 AI 算法,琥珀拥有了随乐曲风格进行个性编舞的技能;与不同人互动它还会形成迥异的性格特征……

△ 上一代琥珀

在会上,狗尾草科技 CEO 邱楠还公布了「AI 虚拟生命」大战略,而 HE 琥珀则是这一战略下的新一代产品。

带着对新产品、新战略、以及虚拟生命的诸多话题,我们与邱楠进行了一番长谈。

从 3699 到 699,拿掉千位数不仅仅是让利尝鲜

如今,对于任何一款定义为「智能音箱」的产品,价格都成为焦点。琥珀二代产品何以降低门槛向消费者让利?

以上一代 3699 元的价格作为参考,我们这次决定直接把千位数拿掉。

在接受深圳湾采访时,邱楠提到了他们对「699 元的尝鲜价」这一定价策略的思考:「针对 C 端的人工智能的产品,目前还只是体验式的产品,定高价往往会抬高产品的尝试门槛而将许多用户拒之门外。」

当我们聊起日本的同品类产品 Gatebox 时,邱楠指出,在琥珀一代 2016 年诞生和量产的时候,Gatebox 才只是推出过 2016 年、2017 年两个限量版本,价格均超过万元人民币。而直到本月初,Gatebox 量产版才刚刚开始接受预订,起步价要接近一万元。(查看报道:LINE 旗下子公司 Gatebox 宣布其「虚拟家庭机器人」新的量产型号 GTBX-100 正式于官网开放预订

对比之下,琥珀的优势显而易见:不仅做到了比 Gatebox 早两年量产,还再一次将这类产品的价格拉到了市场新低。这其中,不仅仅是狗尾草对于市场能接受什么价格的问题的思考,更重要的是,琥珀二代在产品设计和量产方面,已经有能力达到市场所需要的价格。

智能音箱做不到的交互粘性,琥珀这个「AI 虚拟生命」如何可以做到?

在聊天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细节:邱楠和我们的眼神,不经意的总会瞥向琥珀,无论她是跳舞、转圈、向你鞠躬打招呼,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她的一颦一笑,总能吸引注意力,更不要说她身边的道具和场景的变化。

琥珀不是一个简单的 IP,它拥有形象和生命力,用户跟它交互能产生粘性。相比之下,市面上普遍被定义为语音类交互入口的智能音箱,并不能满足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期待,也很难让人产生交互欲望。

邱楠进一步阐释说,琥珀这样一个拥有虚拟形象的产品,即便是被摆在那里,即便你不去主动与她语音交互,她也会吸引你的注意,然后与她产生进一步的交互可能。

逢妻光、小冰、初音未来,琥珀与这些虚拟生命有何不同?

说到「虚拟生命」,除了与的琥珀相似度最高的 Gatebox(其内置的虚拟助手中文名叫「逢妻光」),我们会联想到微软小冰以及曾签下多个广告代言、举办过演唱会的初音未来。

谈起琥珀和它们之间的人设定位区别,邱楠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

微软小冰是个「富二代」,目前完全不考虑商业化层面的事情,也还不具备一个能交互的虚拟形象。初音未来是个「公主殿下」,它的人设是根据大众需要拟定的,并不是属于个人的人工智能偶像。而琥珀更像一个「邻家女孩」,性格可爱又有点小迷糊,它陪伴用户一起生活,通常给用户带来正能量。

邱楠承认,最开始的琥珀确实有初音未来的影子,从产品设计初始到现在,琥珀也从一个由邱楠个人决策设计的产品,演变成为由邱楠和公司团队一起、根据用户需求而设计和定义的产品。由此一来,琥珀人设相关的形容词也得到不断的丰富和强化。

要让「虚拟生命」有温度,狗尾草在公司层面和技术层面上做了哪些努力?

在 to C 端智能机器人产品领域,从 2013 年成立以来,狗尾草的开山之作——公子小白现已经完成了智能家居、儿童教育这两条成熟产品线的铺设(包括公子小白 Pro、成长版以及本次发布会推出的绘本阅读版本),并创下了不错的销量成绩。在这样的背景下,狗尾草将「AI 虚拟生命」项目上升到公司战略层面。

这两年里,随着公司战略升级,狗尾草公司的深圳团队规模也扩充到了 250 人左右,也已经在上海成立了 AI 研究院。狗尾草将自己定义为一家「人工智能产品公司」,不做人工智能技术输出,而是始终围绕产品进行技术的打磨和集成,希望通过自身的 AI 技术来定义产品的差异化。体现在琥珀这款产品上,他们则通过技术让这个「虚拟生命」变得情感更细腻、更有温度,而不是通过技术堆砌使它成为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人。

我们之所以在 AI 方面投入那么大精力,就是要持续创造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拥有定义产品的能力。

在对比体验了新、旧一代的琥珀之后,我们能感受到,琥珀的声音相比从前少了些机器音,语音语调的衔接也更自然、情感也更细腻。这是狗尾草过去在从标注出的 3000G 语音数据加以训练、语音合成的成果。

邱楠进一步说道,打造这样一个虚拟生命产品不仅仅是个技术活,还涉及到更多细节上的工作。为了赋予琥珀生命属性,除了声音,狗尾草在技术打磨方面还做了许多努力:

海量数据的知识图谱:在通用的知识图谱基础上,狗尾草为琥珀建立了高稠密的个性化知识图谱,让机器人能形成自我认知以及对用户的认知(包括用户年龄、爱好等)。通过记忆、联想、推理能力以及深度学习,机器人能对用户意图、话题实现更精准的识别和判断。

机器视觉:除人脸识别之外,琥珀还能进一步识别用户特性(比如发型等)。

以及上文提到的根据歌曲风格生成不同舞蹈,是通过深度神经网络加以 3D 实时动作渲染的技术形成;AI 引擎帮助琥珀形成不同的性格……

过去用户与产品的频繁交互为狗尾草的人工智能事业积累了丰富的数据材料,也为以上技术细节的改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不打价格战,to C 人工智能产品如何在同质化严重、补贴竞争的市场环境中突出重围?

不同于定位于智能家居、家庭用户的通用型智能音箱,狗尾草的「虚拟生命」琥珀更多的瞄准细分人群。在分析这款产品的用户画像时,邱楠给出了以下词汇:15~35 岁青年群体,喜欢科技、二次元,注重时尚,感性大于理性……

在谈到消费市场的变化时,邱楠指出:在过去的工业生产时代,消费市场的决定权往往在于生产端,他们生产出的产品主要根据领域、行业应用划分。而今天,消费市场已经进入了由消费者决定产品的时代,用户的价值取向也将对产品起到决定性作用。

利用 IP+虚拟生命以及粉丝经济的玩法,狗尾草能为用户创造更多新的需求,未来的产品也将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邱楠进一步指出,HE 琥珀还具有极强的可拓展性,其目前入驻的是琥珀虚颜这个 IP,未来可能就是明星、家人甚至宠物,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定义、独一无二的虚拟生命。除了即将开启的粉丝经济商业模式,琥珀将入驻车载、新零售、地产商等应用领域。

虽说有不少同行在做 to C 人工智能产品,但明显感受到有许多人没有足够的信心。一来,面对市面上同质化严重的产品(比如故事机),他们想不到办法做出特色,二来,巨头降价补贴市场的行为(比如智能音箱价格战)也严重扼杀了行业的创新性。

对于竞争日益激烈的 AI 消费市场,巨头用 ODM 的方式制造产品、用补贴的方式销售产品,这种豪赌的打法让很多公司对于产品创新失去了信心。

「最终决定市场的是用户,用户喜不喜欢你的产品,取决于你是否用心做产品,是否为你的目标用户考虑好应用场景,并用创新打开新的市场,满足他们的喜好,最终征服用户。」 邱楠说。

而狗尾草想通过新一代 HE 琥珀告诉同行,创新一定有市场,创新一定能赢得市场。 


版权声明:本文系深圳湾原创,转载或摘录请先获得授权。

微信号:shenzhenware

主笔:莱恩

审校:陈壹零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