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2492%2ftitled image wechat shenzhenware 2018.004
|
2018-06-29

芯片向左、硬件向右,中路需要的是最强 AI 大脑 | 对话图灵

芯片很火,但我们不做芯片。音箱很火,但我们也不做音箱。」

今天,以语义对话技术为核心的人工智能公司图灵,宣布完成 B+ 轮融资,总融资额达 3.5 亿。

图灵自主研发的儿童 AI 大脑,在过去两年时间内发展迅速,儿童 AI 合作伙伴已积累近 100 家、累计出货量超过 1000 万、营收增长数十倍、积累数十亿儿童智能场景大数据。

在面对「AI 创业公司拿了钱不会做芯片吗」这个问题时,图灵创始人俞志晨非常坚定的回答:不会。

在众多的 AI 创业公司中,图灵也是少数坚定不做硬件整机设备(如机器人)的公司。

芯片、音箱,做什么、不做什么,人工智能技术服务公司的商业选择

图灵的这种差异性路线并不是规划出来,而是走出来的。

结合文末的图灵成长史,我们可以看到,早在苹果 2010 年收购 Siri 之前,图灵就发布了虫洞语音助手,这是行业首个中文语音助手。在 AI 不为人知的时候,图灵第一个做语义技术开放,推进行业发展。在智能硬件低谷期,图灵发布 Turing OS 让儿童产品智能化。

在谈及成长中的每一步决策时,图灵联合创始人郭家告诉深圳湾:「大家就能感受到,图灵是一家总比行业早一步行动的公司,行动的方向往往又都是科技圈即将流行起来的方向。」或许因为图灵团队喜欢「做早」,所以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行业的风向标。

那么,既然谈到图灵擅长「做早」,那为什么既没有做芯片,也没有做整机呢?

郭家的回答是,首先要理解图灵这么多年产品迭代到底在做什么。

在公司内部,团队一直没有把 AI 技术和深度学习看做是一门生意,而是作为「生产工具」。图灵定义自己的商业价值从来都不是做技术输出,从来都不是卖技术,而是卖 AI 系统和服务。因为所有的语音对话场景,最终能够完成交互,让用户获得价值,是「机器人反馈给用户」这一步。图灵团队一直认为,这才是语音技术落地的最后一步。所以图灵强调的,是用户体验、用户价值,所以图灵一直在做 AI 系统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对话技术链条中:语音辨识、语义、语音合成三步中,图灵以语义技术见长。而反观以语音见长的公司,最重要的是识别准确率,而商业模式一定也就是技术授权。在 2015 年,郭家就曾说过:

「无论是哪一家语音技术公司,一定都会走上做芯片的道路。」

到今天,再看这个结果,无一例外。芯片就是语音公司的终极赛道,系统服务就是语义公司的终极赛道,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只是行业多久能迭代到这个阶段,AI 公司多久能想明白。

所以图灵从不担心竞争问题,也不担心 BATJM 入局,因为创始人一直都知道,在终极赛道上,大家是上下游的合作伙伴。

不仅需要勇气可嘉,更需要找准方向

去年 7 月 6 日,图灵在深圳的一家咖啡馆里开了一场发布会,这个日子的前后几天,有声势浩大的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发布会,以及科大讯飞硬件平台 MORFEI 麦克风的深圳发布会。对于图灵,深圳湾在当天的发布会报道中就点出了,这是一件「勇气可嘉」的事。

这场定义为「图灵智能故事机解决方案发布会」的活动,更像是一个面向儿童设备厂商的商务推介会。在会上,图灵向到场的 100 多位厂商代表展示了图灵专为儿童领域提供的 Turing for Kids 版本。

去年发布会上,图灵展示的儿童智能产品的合作案例

图灵联合创始人郭家在发布会后的采访中谈到,「相比大而全的通用型平台,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市场化需要落地到具体场景里,考虑如何利用现有技术提供足够好的用户体验,并从中得到市场回馈。」

「而图灵之所以选择儿童应用场景,一方面是因为儿童市场是个会长期存在的稳定市场,另一方面,图灵认为,现有的人工智能技术水平是能够在儿童应用领域提供足够好的体验的,而面向儿童的设备却迟迟没有得到应有的升级。」

尽管如此,图灵仍不把大而全的通用平台当做自己的未来。按照俞志晨早在 2016 年就坚定的方向,「这是一个各司其职的行业,这家公司仍然将自己定位在垂直机器人领域里,为机器人产品提供智能方案的一环。」

手握 5 张王牌,在儿童人机对话场景,图灵要做最强儿童 AI 大脑

图灵儿童 AI 大脑为中文语境下智能度最高的机器人大脑之一,为儿童智能硬件提供儿童 AI 解决方案。作为现如今图灵的王牌产品,不到两年的时光,已经为图灵在业界积累了广泛的客户和用户,以及口碑。

在与图灵团队的交谈中,这三个方面的「差异化优势」被反复强调:领先技术、场景专注、开放合作。而在儿童人机对话场景的专注方面,图灵手握「极具杀伤力」的王牌,无其他公司可及。其核心竞争力表现在:

图灵的 AI+IP 模型,已为图灵创造了数十款知名 IP 的合作案例
  • 儿童专属对话系统:因儿童语言逻辑、聊天话题域和交互习惯的独特性,儿童AI与通用AI在语音识别、语言处理模型、知识图谱、对话生成、声音合成等环节都体现出较大的差别。基于此,图灵专门开发了儿童语义理解、儿童知识图谱、儿童聊天系统、儿童 ASR/TTS;
  • 儿童 IP 合作: 儿童场景 IP 的价值是非常明显的,2015 年图灵即推动奥飞合作,以共同打造超级飞侠乐迪机器人,到今天已经有数十家知名 IP 与图灵合作打造智能 IP 机器人,IP的价值也得到越来越多用户的认可;
  • 儿童内容体系:除了 AI 技术,儿童智能场景的另一个核心需求是儿童内容,图灵儿童AI已整合了行业最知名的数十家儿童版权内容,并将这些内容语义标签化,为确保最佳的对话交互产品体验;
  • 内容安全过滤:图灵研发了语义级的内容安全过滤系统「图灵盾」,确保儿童智能设备对话内容的绝对安全可靠,目前图灵盾的语言纯净度已接近 100%。
  • 细分品类定制方案:儿童智能场景的设备分类较多,包括:玩具、故事机、机器人、手表、学习机、电视、教具、生活用品等,这些设备的场景需求存在一定的差别,针对不同的场景细分图灵做了大量的兼容适配工作。

当今人工智能领域,机器视觉、语音技术、语义技术是三大支柱技术方向,而图灵是最大的语义技术公司,在学术和产业界做出了巨大贡献。在 NLPCC 2018 等 NLP 领域顶级会议中斩获语义对话第一名。围绕更自然的人机交互,图灵在多模态交互领域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资源,拥有近200 项核心专利,超过微软、仅此于 IBM,专利数量全球排名第二。

多模态交互专利统计(来源:国家专利局)

两年拓展近 100 家合作伙伴,图灵的朋友圈不会出现撕逼或针锋相对的竞争

就在刚刚举办的 Rokid Jungle 发布会上,Rokid 公布了和图灵的战略合作关系,合作内容包括:图灵为 Rokid 全线产品(Me,Alien,Pebble,Mini)提供语义对话技术服务,帮助这些产品丰富和完善儿童场景的内容和技能。同时,在 Rokid 最新推出的 Kamino 芯片中,整合图灵的儿童语义对话技术。

以这个合作案例为例,Rokid 在前端唤醒、ASR 等方面,有很强的技术积累,在产品端则有很细致的用户体验优化;而图灵在儿童语义、内容、技能和家长端方面,拥有极具竞争力的 AI 方案。看似商业定位很相似的两家 AI 创业公司,各自专注于擅长的领域,发挥各自优势,不竞争,开放合作,这样的原则,也让图灵吸引了众多上下游合作伙伴,共同开拓 680 亿的玩具市场

图灵与 Rokid 合作的 Rokid Me 随行智能音箱,其中整合了图灵的儿童语义对话技术

在产业链上游,图灵打通与乐鑫、炬芯、澜起、囯芯、联发科、Rokid 若琪、地平线、锐迪科、瑞芯微、全志、联盛德等主流芯片厂商的合作,共同服务儿童产品的硬件整机设计公司和设备商。

在 IP 内容服务方面,图灵拥有小猪佩奇、超级飞侠等主流 IP 资源,并与咪咕音乐、喜马拉雅、贝瓦儿歌、腾讯、爱奇艺等主流内容平台达成合作,拥有海量的内容服务。

而在行业赋能方面,图灵儿童 AI 大脑已经帮助奥飞动漫、小米、联想、夏普、海尔、读书郎、喜马拉雅、优必选等近 100 家品牌、超过 1000 万的产品实现了语音交互和智能化内容输出。

不会有你们期待的新闻大事件,AI 创业公司要解决的核心问题还是「人机自由对话」

对于未来的打算,俞志晨说,本轮融资完成后,图灵将持续强化儿童 AI 大脑的产品技术研发、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及场景商业化落地。「不会有你们期待的新闻大事件,脚踏实地的做好以上事情吧。」

俞志晨告诉我们,在人工智能之父「阿兰·图灵」发明的图灵测试中,聚焦的是人与机器的对话场景,解决的是人机对话问题。这与同样以「图灵」命名的图灵公司的核心技术——语义对话技术完全一致,也和公司使命——实现人和机器人自由对话完全一致。

俞志晨认为,无论是发布 AI 芯片,还是发布 AI 硬件,或是更新 AI 系统,AI 公司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都是「人机自由对话」的问题。聚焦儿童的人机对话场景,图灵已经帮助国内 TOP50 的儿童产品品牌实现了语音交互和智能化内容输出,未来图灵希望能与合作伙伴共同提升产品体验,在更大的市场里获得消费者的认可。

最后,我们来看一个儿童 AI 的典型场景:当小朋友满心欢喜的捧着自己心爱的玩具,呼唤着它的名字,对着这个机器伙伴说「我们过家家吧!」,我们期待的「人机自由对话」场景会是怎样的呢?

图灵的使命愿景是实现人机自由对话,让机器人成为你最信赖的伙伴。这是图灵持续要做的课题。

微信号:shenzhenware

主笔:陳壹零

审校:大树

Back to top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