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0391%2fceo
|
2015-12-07

创客军火还是儿童玩具:Makeblock 1.2 亿营业额如何实现?

11 月 17 号,有「创客界的乐高」之称的创客工场 Makeblock 发布了他们第一款消费级产品——双子星玩具机器人,深圳湾在发布会当天对他们做了报道。当时我们在讨论「双子星的发布是否会让 Makeblock 转型成一家科技玩具公司」时,王建军说道,他们依然会坚持「创客」这条主线。

Makeblock 预计今年的营业额是 4,000 万人民币,明年将达到 1.2 亿人民币,王建军告诉我们,明年营业额的很大一块将会来自大众化的产品(目前是双子星)。我们知道,创客产品和大众产品从研发到生产,再到营销和销售,都有诸多的不同,王建军是怎样管理这两条产品线的,创客工场还会延续创客精神吗?我们跟王建军探讨了一下这些问题。

(以下内容「湾」代表深圳湾,「军」代表王建军)


湾:2015 年 Makeblock 营业额将达 4,000 万,这个数字是怎样构成的?明年将达 1.2 亿,这个数字是怎样预估的?

军:双子星没有计算在今年的营业额预估里面。现在 Makeblock 有十几个上架的套件产品,萌萌哒教育机器人 mBot 卖得最好,定价 535 元,累计销量在 35,000 套以上,贡献了 20% 以上的销售业绩。另一款卖得比较多的是 ultimate 高级机器人套件,定价是 2,639 元,累计销量大约是两三千套。

Makeblock 卖得最好的产品——mBot

1.2 亿里面会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双子星的,另外我们还有一些创客产品,也要在明年才能看到市场效果。


湾:双子星这个产品开发了多久?产品定义是怎样一步步确定的?

军:去年就萌生了做这样一个产品的想法。说实话,做这个产品主要还是从商业的角度考虑的。Maker 市场虽然发展得很快,但毕竟是一个小众的市场。硬件公司要快速成长,还是要触及大众的用户。

在我们看来,科技玩具还是一个蓝海市场。像 Sphero 这款产品,产品定义很简单,功能也并不强大,但是销量非常好,他们的新品 Sphero BB-8 因为契合了星球大战的主题,定价 1200 元左右,非常受欢迎。而机器人控制、软件开发的能力 Makeblock 都是具备的,进入这个领域并不难。

Sphero BB-8

Makeblock 的创意很多,双子星这个形态是产品经理经过综合考虑确定的。最初的产品定义很简单,后来考虑到需要跟现有产品有所区别,增加可玩度,不让产品很快被玩腻,就逐渐增加了视觉(表情)、语音(变声)的功能。双子星依然继承了 Makeblock 的产品特色——可编程,从这个角度来看,双子星也是一款教育机器人。


湾:生产找了哪个代工厂?生产过程中遇到了那些困难?

军:我们找了三诺做代工。之前一直跟三诺高层有联系,他们对我们的产品也很感兴趣,就选择了跟他们合作。富士康可能对小批量产品不感兴趣,所以当时就没有找他们。(编者注:深圳湾上周六参观了富士康惠州公司——基准精密工业,厂长漆国平表示富士康现在也做小批量生产的产品,很欢迎硬创公司跟富士康联系。)

由三诺代工的双子星

电机是研发过程中一直要用的重要部件,Makeblock 就自己找了供应商确定了型号,电池也是,然后把型号报给三诺,由三诺统一采购。PCB、结构件,这些也是三诺代工制造的。生产过程中,Makeblock 也要派工程师入住三诺的工厂,和三诺的技术人员一起调试、完善生产工艺和流程。最后跟三诺定一个产品的量,以及交付的时间,大概就是这样。

成本控制应该是最难的地方,为了达到我们想要的体验,实现想要的功能,我们眼看着成本一点点上升,但也没有办法。


湾:有规划下一代双子星吗?

军:首先,双子星有一个很重要的特性:模块化。双子星就像一个硬件平台,可以加装不同的「模块」,让双子星具备不同的功能。这种平台式的硬件产品在形态上不会有很大变化。

未来如果我们看好另一种形态的科技玩具,也有可能会开发一个全新形态的产品出来。


湾:就你本人来说,你更喜欢做创客产品,还是上手即用的一体化产品?

军:做双子星是一次冒险,冒险成功了,我们将获得很大的商业回报,冒险失败了,所付出的成本不小,但也还能承担。双子星是市场驱动型的产品,但我们并不会在公司内部建立庞大的市场部门来推广双子星市场,而是跟外部合作,让合作伙伴们帮我们推广产品。

我们做创客产品,实际上是一件非常苦逼的事儿。我们的套件产品的零件加起来有好几百种,顾客买回去之后要自己 DIY,会出现非常多的售后问题。

不过,做创客产品依然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Makeblock 的愿景是「帮助人们在物理世界中创造」,创客产品依然是我们的主业,即使(以后)从营业数据上面看来,Makeblock 是一家科技玩具公司,我们内部对自己的定位仍然是一家创客产品公司。我们相信还有很多硬件产品没有被创造,我们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湾:你觉得现在的硬件产品很匮乏吗?真的有必要制造那么多新东西吗?

军:数字世界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首歌曲,一部电影,都可以很容易地生产出来,正是因为数字生产工具的改进。在汇编语言时代,可能全世界只有几万名程序员,他们能够做的产品是非常有限的。编程语言经过变革,变得越来越好用,门槛越来越低,效率越来越高的时候,才有更多人加入数字的创造浪潮,才有现在这么璀璨的数字世界。

至于电脑、智能手机这些产品,其实也是数字世界的生产工具,在数字生产的浪潮推动下更新迭代的。

现在全世界的创客也是几万个人,如果我们把硬件创造的门槛降低,让更多人参与到创造中来,我相信会有很多更好的东西被创造出来。我很难想象未来会有什么产品,但是汇编语言时代不也是这样吗,谁都没想到现在会有一种叫 app 的东西变成了我们生活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