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2farticles%2f10326%2f3052646 poster 1280 robot secretary
|
2015-11-02

和邮件 AI 助手 Clara 相处的一个月:这就是当老板的感觉!

编者按:本文作者 Mark Wilson 是一位作家,也是网站 Philanthroper.com 的创始人。他和一个邮件 AI 助手 Clara 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深深感受到了这个 AI 助手的能力。这是我们见过的 AI 技术应用于生活的最好例子。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还没有富有到可以请一个私人助理。在美国,雇佣一个私人助理一年的费用是 31,000 美金,比平均工资水平还要高 5000 美金的样子。另外,私人助理这份工作本来就不好做。

所以,我才会觉得 Clara 有非常好的前景。Clara 是一个「生活」在邮件里的 AI 助手,由 YC 孵化器资助的 Clara Labs 团队研发。要使用 Clara 的时候,我们不用像使用 Siri 或者 Cortana 一样对着手机喊,只要把邮件抄送给 Clara 就可以了。那 Clara 可以做什么事情呢?处理我们每天都要围绕着的一项重复工作:制定日程。

另外,Clara 还擅长另一个件事,一件我没有意料到的事:让你感觉完全是一个老板。

完美的助理

第一次体验至今难忘。

「Clara,你能安排我们这周在咖啡店碰面吗?」当我把这句话写进邮件里时,感觉有点傻,好像我在把一个想象出来的人带到了一次重要的生意会谈中。我很担心她会让我难堪。

「很乐意帮忙!」她几分钟后回复说,并列出了几个适合见面的时间,然后对方也确认了时间,我连回复都不用。Clara 给对方发了一个 Google Calendar 邀请,把见面地点定在了我最喜欢去的咖啡馆,还替我感谢对方。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之后很多次,我几乎什么都不用做,Clara 就帮我在日历中安排好了很多行程。

Clara 和价值很难用量化的方式来衡量,虽然她每次只是帮我节约了一点时间,但大大减少了我时间碎片,就好像真的助理那样。而且,她从来不会弄错名字,比我礼貌。

你熟悉的交互界面

使用 Clara 之前,在 Clara 网站设置好我喜欢去的咖啡馆和餐厅地址就可以了,其他设置都是通过邮件,像对话一样进行,没有学习成本。

为了教我使用她更多复杂的功能,她会直接发邮件给我。「告诉我你的行程安排偏好」,有一次她写道。「我也可以帮你安排内部会议」,另一次她通知我。系统邮件出现了十几年,这还是第一次被用来帮你了解更多产品功能,而且整个交互都是基于邮件。当 Clara 问我行程安排时,我只要回复,「下午 4 点之后不要安排拜访」,就可以了。

准备假期的时候,我会写给 Clara 说,「我下周整周都放假」。

「好的我知道了!我记下来了,祝你有一个有趣又悠闲的假期!」她完美地回复。这样比我设置邮箱假期自动回复快很多,而且更令人愉快。尽管我知道她只是电脑(AI),但我很喜欢这种交流。

慢慢地,我开始跟 Clara 说一些简单的话,相信她可以学会分析更多语义。有一次我发给她的邮件中,主题只是写「明天的会议」,内容只是写「我们能不能把时间改到上午」,Clara 就找到了我一下午的一个会面,联系到了对方的助手(也是一个 AI 助手!),写邮件跟对方「商量」确定一个新时间,然后修改了日程。

图灵测试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Clara 做了很多机器人难以想象的事:她总是能骗过人类。我曾经抄送给 Clara,让她问一下我的联系人是否发现她是一个 AI 机器人。没人能从她说的话中发现。(除了个别很了解我的人,知道我不可能请私人助理,从 Clara 的域名中看出,Clara 是来自 Clara Labs 的。如果我花 200 美元/月来自定义 Clara 的名字,他们可能还不会发现这个漏洞。)

当我说出了 Clara 的真实身份时,有一位做 PR 的这样回复:

我的天啊!我现在有点混乱,我前几周才看了『机械姬』,这是一部很疯狂的电影。我以为 AI 还很遥远,难道我错了吗?现在真的有这种实验吗?不过我倒不反对现在这样,我知道很多行程安排是很烦人的,有 Clara 来帮忙是一件很棒的事。你是唯一一个在使用她的作家吗?任何人都可以注册吗?我也想要一个......

如果真的要抱怨 Clara 做得不好的方,那就是她回复得太快了。现实中的我没法像她一样回复得那么快。

吃惊,诡异的事情

有时候我真的很惊讶,发自内心的有一种活在科幻电影『她』或者『机械姬』里的感觉。有一次 Clara Labs 的创始人 Maran Nelson 把一次会议抄送给她的 Clara 和我的 Clara,然后让这个两个 AI 自己去商量双方合适的时间,根本不用我们两人参与。

可以想象未来十年或二十年,我们每个人都有像 Clara 这样的机器人,像真人一样地讨论会议、价格、时间表,或者股票、信用卡额度、避税,任何能代表我们的数字。

做新闻报道这行,我一天中需要写很多邮件给别人,而且别人往往更重要,他们赚的钱比我多,我的日程要看他们的日程来定。一般情况下,我实际上是跟他们的助手打交道,而且坦白讲,打交道的时候我是弱势的一方。公司就像游戏的主宰,他们让你进,你才能玩。

所以,我可能得幼稚地承认,我最喜欢 Clara 的地方,是她让我感觉我有自己的同伴。

秘诀在于「人」

如果这些听起来不像是 2015 年的技术,好吧,其实你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当前,还有不计其数的人们在复制、点击每一封邮件,来教 Clara 区分每个人类对话的细微差别,以及对话过程中的礼仪。

换句话说,我们感觉 Clara 像一个人,是因为她出自很多人之手。

「我们需要非常非常精确的对话数据,并且对他们做非常非常详细的标注」,Nelson 解释说,「要怎样让这个助手拟人化?我们相信正确的办法,是把人数据化。」

当我问 Nelson,我看到的来自 Clara 的内容有多少是 AI 产生,有多少是人工产生,大概比例就好,她没有回复。一个我之前见过的行业内的人听说,Clara Labs 在简单粗暴地通过手动的方式来提升 Clara 的智能。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否属实,总之 Nelson 的论点是通过人来训练机器,所有输入的内容都是有价值的,对话多了之后,还会有训练一些行程安排之外的内容,比如,Clara 要怎么回复有人的孩子病了,或者要聘用一个人。

但从长远看来,Nelson 并不认为人类的参与会否定 Clara AI 系统的规模和能力。Clara 最聪明的地方,或许正因为她不是一个独立的人工智能,而是一个代替人力做大量速记工作的智能系统。

对我们这些客户/话题创造者,Clara 就像是成千上百个人,她把其他人集合到自己身上,我们只要跟她沟通就可以了。在深入体验了 Clara 一个月之后,我清楚地意识到,实际上我不用在意她是不是人工智能。

她是一个能让我们每个人都体验到当老板的感觉的平台。


本文编译自:Life With My Robot Secretary

作者 Mark Wilson 原发于 FastCompany 网站

题图: Her,Annapurna Pictures 2013

Back to top btn